自驾边疆伊犁 丝路花雨诱惑无限

www.nx.xinhuanet.com   2012年05月22日 来源: 21CN旅游
 
 

伊犁地区位于祖国西北边边陲,西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交界,素有“塞外江南”之美称。其宜人的自然风光,多样的旅游文化,浓郁的民族风情,都是伊犁最吸引人的地方。

第一天路线:塞里木湖—果子沟—霍尔果斯口岸

进入乌奎高速公路,途经昌吉、石河子、奎屯等城市。一路看去,是连片白茫茫望不到边的棉花地和摘棉花的人们,以及运输棉花的车辆。出了奎屯,进入新建成的奎赛高速(高等级)公路,到达五台(450公里)稍作休息、吃饭,继续前进开始进入山区,这时道路也成为了没有分道的2级公路,但是道路状况还是不错的。车在飞速地前进,突然,我们眼前一亮,塞里木湖到了。于是,下了车,一行人驻足在此,欣赏这迷人的湖泊。塞里木湖是一个山间大湖,湖中有个小岛,要不是能看见远处雪山延绵,真会以为它是茫茫大海。湖中水质清澈湛蓝,湖底的石头能看得一清二楚。四周群山环绕、天水相映,牛羊如云,毡房点点,构成一幅幅充满诗情画意的古丝路画卷。

驻足片刻,为了赶路,大家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塞里木湖,进入了因为长着许多野生果树而被称为“果子沟”的山区。这里不断有警示牌提醒过往车辆多弯,事故多发,但是道路还是比较宽敞的2级路面。沟内森林茂密、流水潺潺,由于秋季山区阔叶林木已经开始落叶,树木呈现黄红的色彩,同时和天山云杉、松树等常青树木交混在一起,形成多彩的风景。出果子沟地势平坦?熏加快速度来到丝绸之路我国段的最西端,312国道的终点霍尔果斯口岸。这里已经没有了开放之初时的繁华,但商贾林立,关贸车辆停在双方边境接受检查,不少外国人在海关办理手续。霍尔果斯是我国最长的312国道的终点,312国道东起上海,西至霍尔果斯,全长4825公里,终点处界碑和里程碑在一起,很有特色。去霍尔果斯口岸的时候,天空正飘着细雨,温暖的天气骤然变冷,站在中哈边境线上的我瑟瑟发抖。霍尔果斯口岸,界碑威严地耸立在国道的右侧。与中国气派的国门、平整的柏油路相比,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站就显得过于简陋、狭小,路也崎岖不平。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只有两个哈萨克斯坦士兵驻守在边境哨所前。我小心翼翼地跨过边境线一步,拿起相机对着哈萨克斯坦境内拍摄时,一个士兵居然对我挥了挥手,看上去并无恶意,似乎只想在我的镜头里留下身影。除了口岸的大门,左侧是一个小型的交易市场,十分受当地人和附近哈萨克国人的欢迎。两国人民在这里都能买到中国和俄罗斯的特色商品,比如俄罗斯的套娃,刀具,钟表,新疆的围巾,首饰等等。价格也十分公道。

第二天路线:伊宁—伊犁河大桥

沿着国道312继续行走,公路沿伊犁河东行,河边草原上满是成群的牛羊,骑马的牧羊人在羊群边缘挥动鞭子,一两只牧羊犬在主人身边欢快地跳跃。伊犁河比我想象的要宽阔、要浅一些。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养育了诸多珍稀鱼种的伊犁河水居然是黄色的!几株黄叶的胡杨散落河边,前行几步竟成了大片大片。传说胡杨生能千年不倒,死亦千年不腐,在戈壁中有防风固沙的作用。这胡杨大面积在内蒙古的额济纳齐和新疆,它鲜艳的黄色在秋色里更是醒目。想起张艺谋的《英雄》里有一大段戏是在胡杨林里拍摄,我的眼睛便开始搜寻着哪里能找到那么茂密的林子。

经过小会的奔波,终于来到了伊宁。在一家店名“御粥棚”的特色餐饮店享受到风味不同的粥和各种点心。吃完早点,便弃车闲逛了一番。一走上伊宁市的街道,就能感受到伊宁的活力。街道两旁水果小贩整齐地排列着推车,推车上面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各式水果,特别是红彤彤的提子和黄灿灿的哈密瓜。于是,买了好几个尝尝鲜,味道实在是醇美。不由得想起,小时候,有人到新疆出差,带回一个哈密瓜,那叫一个甜。这样好的哈密瓜,这在北京是绝对吃不上的。运往北京的哈密瓜必须能够适应长途运输,多次的装卸,长期的保存,因此北京的商品哈密瓜最多只有六成熟,我们在北京买的哈密瓜吃起来和黄瓜没有多大区别,又生又脆。伊宁的提子物美价廉,2.5元/公斤?熏保证让你停不了嘴,过足了瘾。除了水果,你还能吃到各种地道的民族小吃,手抓饭,奶茶,面肺子等等。地方小吃最多的地方就是解放路客运中心周围和红旗路上的美食城。嘴馋的我们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尽兴的品尝了各色的小吃。果真是名副其实。在新疆,饭菜不仅美味,量大,价格也特别实惠,在饭桌上真有一种在新疆安家的冲动。吃饱喝足后,来到了伊宁市塔西来普开市场,人们称它为“小上海”、“香港巴扎”,市场上不仅有来自独联体各国、土耳其、沙特、巴基斯坦、印度、港、台等国家和地区的时髦商品,也有出自本地各民族能工巧匠之手的金银首饰、工艺品。因为价格不贵,我竟然买了许多自己喜欢的套娃回来,现在看看这战利品,还满心的喜悦!傍晚时去了伊犁河大桥看日落。大桥上十分热闹,各族人民在向人们展示他们的民族特色小吃。要是有兴趣,还可以做汽艇在伊犁河上冲浪,或在岸边骑马,而劳累了一天的我,只是选择了在鹅卵石河滩上散步,也十分惬意。

第三天路线:那拉提草原—喀什河—松林

早上8点半起床(新疆的时间比北京晚2个小时)。9∶30两辆车相伴从伊犁出发向东南飞去。说新疆地方大,一点都不为过,单程大约花了3个半小时。沿路风景美不胜收。路旁沙棘繁茂,密密扎扎的橘红色的小果实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更有很多黑的、紫的、红的不知名的野果挂在枝头,逗引我只想伸手摘下这些诱人的果子。当车过了三岔口,往新源县方向继续前进时,我才真正领悟到地广人稀的含义。方圆百里,除了偶尔出现的羊群和孤独的牧人,看到是自然界的神奇创作。裸露的土地配上低矮的沙丘虽然显得有些粗犷和单调,却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车继续前进,眼前自然的元素渐渐丰富起来,喀什河静静的流淌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像是洒满了钻石;连绵不断的山岭也出现了,山体覆盖着薄薄的青草,远看就像披了一件暗绿色的毛毯。喀什河随着山岭不断蜿蜒向前,我们的车就行走在这别样的山水之间。

当我还沉醉在路边美景时,车已经开到了山腰上的那拉提草原的入口。此时的山岭已变成高山,山上的小草也转换成了一片片的松树林。这儿的松树很漂亮,每一棵都是标准的长三角形,身姿挺拔,就好像经过严格挑选的国家仪仗队队员。车开始向高处盘绕。远处,熟悉的那拉提被轻烟笼罩,变得迷惘起来,缮绿草黛树从眼皮底下向外滑去,风情万种地唱着千古不变的、但却诱惑无限的自然之歌;牛羊懒散地有一嘴无一嘴地啃食着丰草;那闲溜的马儿,撒着欢子追逐着自己的爱侣,亲昵交颈地表示着自己的爱意。我手中的相机也在忙活着。如果不是草地上骑着马的维族小伙子提醒,我还以为自己到了瑞士呢,正在享受奇妙的中国的瑞士风光。

一路走来,当我们走进了草原牧民哈萨克人的毡房,更是受到了好客主人的热情接待。毡房形似蒙古包,内部陈设却很华丽,四壁挂满了精美的壁毯,还有两挂极其华贵的整条狐皮。房内一半面积是高出地面一尺许的床铺,也铺着鲜艳的花毯,被褥和衣箱都整齐地叠放在床铺的一角,显得非常整洁。毡房主人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把我们让到铺上盘腿坐下,他们麻利地摆好炕桌,很快就把刚出锅的又鲜又嫩的手抓羔羊肉端出来,冒着热气的奶茶送上来,大碗的青棵酒(白杨老窖)斟上来,有着浓郁草原风味的歌舞唱起来,跳起来。顷刻之间,宾主便都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那情景,着实给我留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印象。在这顿丰富的晚餐中,我们的伊犁之旅业即将接近尾声。有些许不舍,也有些许流恋,但不管怎样,伊犁,后会有期!(21CN旅游)

(责任编辑: 黄宝宁)
图片新闻
更多>>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1991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