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西夏 > 正文

元昊激战三川口之一

2012年05月30日 18:51:13 来源: 新华网宁夏频道

    从游牧业经济脱胎出来的党项贵族阶层,由于对中原地区财富的垂涎与贪婪,促使他们采用强力的手段来攫取。从青年时代就主张“小则恣意讨掠,大则侵夺疆土,上下俱丰,于我何恤”的党项贵族利益代表者元昊,这时是可以实现自己抱负的时候了。

    夏国南部边界,隔横山山脉与宋毗接,在“二千余里”的边境线上,形成了一条两国的天然军事分界线,称为“山界”。夏国建立后,视横山为生命线,为南侵宋朝的必由之路,进攻延州,是元昊发动侵宋战争中的第一次大战役。

    夏天授礼法延祚二年(1039)七月,元昊图攻延州,先派宋降将延州人刘重信(元昊改其名为刘奇彻)招降延州党项部族,被李士彬捕获处死。十一月,元昊又使人以“金币王爵”向宋保安军诸族巡检刘怀忠诱降,遭拒绝,“毁印斩使”。元昊遂点集“五头项四十溜人马”,对保安军作报复性进攻,沿途胁迫属户,毁坏蕃落,几百里烽烟不绝。刘怀忠战死,鄜延钤辖卢守勤急忙派巡检指挥使狄青领兵出战,狄青临阵被带铜面具,英勇奋战,元昊知不是对手,才连忙撤兵。

    元昊从保安军退兵后,又进攻延州东北的承平砦。宋将出战被擒,元昊乘势掳掠。宋鄜 延部署许怀德、兵马都监张建侯领千余兵马奋力突围。元昊令一勇将单骑出阵前据鞍叫骂,被许怀德一箭射中倒地,夏军惊骇四散。元昊军在承平砦同宋军相持六日,听说宋军已领兵攻破夏国的后桥堡,又聚集大兵截断十二盘口,怕失去归路,只好从承平砦退兵。

    元昊初战不利,但进攻延州的决心未变。为了激励士气与稳固国内的情绪,他一方面派遣供备库使毛迎啜已赍表到宋鄜延境上“请和”,表文中故意使用“悖慢”之词激怒宋朝,制造“吾求罢兵而南朝不许”的口实,使夏军将帅感到非此一战别无选择;另一方面又抓住“日西先有一珥”这一日蚀天象,授意大臣杨守素上奏:“此吾军胜象也”。由杨力请元昊攻取延州。

    元昊取延州,先谋取金明。派人带了书信及锦袍金带投置金明县境上,书信的内容是同金明都巡检使李士彬约定叛宋。这封书信被宋军拾得,交与鄜延副都部署夏随。别的将领对李士彬产生怀疑,夏却说:“此夏人行间耳,士彬与羌世仇。若有私约通赠遗,岂使众知耶?“李士彬本为当地党项族首领,世代为宋镇守金明,其父李继周曾多次战胜李继迁。士彬勇猛无比,部下有18寨羌兵,近10万人,延州人称他为“铁壁相公”。元昊知道对李士彬不易力取,故设此反间之计,不料被夏随识破。反间不成,元昊又暗使人入金明诱降,李士彬斩夏使,并放随从回报元昊。诱降不成,再遣党项部族向李士彬诈降。李士彬不察实情,把党项部族来降事禀知延州知州范雍,范雍令其隶属于士彬部下,并厚赏金帛,一时来投降人的越来越多。这时,元昊又暗中命夏军将士在同李士彬相遇时,要不点而退,并且散布说:‘我等闻铁壁相公名,莫不胆坠地也。”这话传到李士彬军中,士彬听了骄气益盛,对待部下更加严酷,偶有过失,则严刑拷问,部下多有怨愤。元昊常常暗中以金帛官爵诱其部下,部下受之不辞。

    宋知延州兼鄜延、环庆安抚使范雍是一个懦弱无能不知兵的书生,听说元昊要来进攻延州,十分害怕,连忙向朝廷请兵。这时元昊派衙校贺真到延州诈降。贺真面见范雍,转达元昊的意思;愿改过自新,归命朝廷。范雍信以为真,厚待贺真,并下令对过去所俘夏人袅首于市者,派人敛尸安葬,为之祭奠。自然也放松了对夏军的防御。贺真又到金明,暗中联络投降投降李士彬的部族,准备内应。等贺真离开金明,元昊立即派出骑兵,自保安军士门路入宋境,声言攻取金明。李士彬闻知,严兵以待。至夜又不见夏军动静,士彬解甲而寝。第二天拂晓,士彬还睡梦之中,忽听夏军攻入金明,急忙起身披挂,向左右索取马匹,随从牵弱马给士彬骑坐,故走脱不得,被党项部族内应者执送元昊。李子亦被擒,仅母与妻送逃奔延州。

    元昊攻占金明,得到李士彬所属党项部族兵士数万人,乘胜进取延州。延州在四山环绕之中,城墙依山而筑,分为两城,中夹延河。城楼雉堞卑小,目无遮拦。士兵登临城外山上九州台,俯瞰城市清晰如画。

    这时的夏天授礼法延祚三年(1040)正月,正是满山积雪、河谷冰封的季节。元昊率大军压境而来,在延州郊外安营扎寨,派小股部队佯作攻城。延州本无备,宋鄜延副都部署石元孙领兵在外,守延州城的只有钤辖内侍卢守勤及部下数百人。卢见元昊军攻城甚急,哭诉于范雍,请求速调都监李康伯来援。李康怕死不肯行,范雍无奈,前后发出二道檄令,急召在庆州的鄜延副总管刘平来援。刘平率三千精锐从庆州出发,行四日至保安军,按原定使命是与鄜延副署石元孙会兵后向土门进军。这时才接到范雍令救延州的檄令,又急忙昼夜倍道前进。第二天向东行至万安镇,刘平先遣骑兵前行,石元孙军继后。当天夜里,刘平军队进至三川口(今陕西安塞县东,即延川、宜川、洛川三条河流的汇合处)以西10里处止营,遣骑兵先奔延州争门。

    又行一日,天色向晚,探马报距延州30里。刘平整军,令军士晚餐毕,列队行进至离延州20里处地名大柳树的地方。在夜幕苍茫中,忽有“急脚子”来向刘平宣读范雍军令:军队暮夜入延州城,恐于大队人马中混入奸细,故令队伍分批入城。刘平接令,不辨真伪,遂下马坐行军交骑中调拨队伍。每分一队行及5里许,又放一队。将及一更以后,约已放行50队。刘平与元孙欲待顾问“急脚子”时,却已不见,急派人前去探问,探马回报:延州城上并无灯火,前边派走的军队不知去向。刘、石二将心知有变,整军结队列阵而行。到离延州5里地的五龙川,忽听四面山上鼓角雷鸣,倏忽之间,元昊军队漫山遍野,宋军已陷入预设的埋伏圈内。

    (此文出自白滨所著“元昊传”第四章,该书吉林教育出版社1988年1月出版。胡若飞摘编)

特别推荐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075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