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西夏 > 正文

古老石碑的称谓之谜

2012年08月27日 10:03:35 来源: 宁夏日报

    “西安州”与“南牟郡城”,同一地点在不同政权手中有不同的称谓并不稀奇。只是,西夏以后,天都山石窟遗留的明、清两块石碑中,称谓也各有不同,其中包含着怎样的民族情结?

    站在天都山石窟大小10块石碑前,始觉勒石以记对历史记录的重要性。无论地震、兵灾还是大火,总有所残存。

    当地学者、海原县文化旅游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李进兴对其中两块石碑的偶然发现,揭示了一个重要谜团。一座明万历二十六年的万历天都山碑记录:“西安,古州治也。西门外十里许,有山名曰天都山,内有古刹寺一座……”而康熙修建昊天洞记碑如此记录:“南牟郡城之西,相去十五里有山焉。名曰天都山,上修宝刹一座……”

    从碑中记录的方位和距离判断,碑文中的西安州和南牟郡城都指一个地点——一座经历了近千年历史风雨古城。北宋称西安州城,西夏则称南牟会城。这座古城在西夏历史上扮演了“南都”的角色。

    如今,它寂然躺在那里,城廓巍然,虽经历了1920年海原的“环球大震”,方圆上百公里的土木建筑几乎夷为平地,但这依然是西夏时期所筑建古城中保护得最好的一座。

    早在西夏开国元年即公元1038年之前,西夏就在此夯土筑墙,建设南牟会行宫。60年之后的宋元符二年(公元1099年),宋朝军队占领这里,建置了西安州。之后,曾经展开过激烈的拉锯战。

    也有说法认为,西安州的古城建筑年代极有可能是汉代而不是史书所说的宋朝。

    而我们关心的是,明清两代为何在对这一城池的称谓如此取舍,明代沿袭宋“西安州”的称谓并不奇怪,而清却弃前朝之称谓不用,用起了西夏的称谓“南牟会城”呢?

    李进兴认为,作为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清政府对同是少数民族王朝的西夏,较之于汉族政权更加亲和。

    而今天,在党的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照耀下,海原乃至宁夏都是民族团结的典范,回汉各族人民在建设和谐富裕新宁夏的征途上共同奋进,两个石碑上的民族情结已是遥远的历史记忆。 (记者 王建宏 蒲利宏 王晓龙)

    

[责任编辑: 强瑞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8567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