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把烦恼丢在路上 快乐的人没有闲暇和理由思考

2017年02月17日 15:49:12 来源: 广州日报

  曾经看过一部科幻片,描述经过基因重组的未来人,不再为记忆力差所困扰,这正是现代人梦寐以求的。然而,恰恰是不能遗忘,那些痛苦的经历和种种烦恼却牢牢地积蓄心中,驱之不去。重压之下,心力难支。从心理诊室外排队等候着的一双双忧郁的眼睛,昭示着该片对现代人的忠告:遗忘也是造物主的恩赐,别不珍惜,它才是快乐的源泉。

  遗忘使人快乐。那么,如何才能健忘呢?“提醒幸福”,笑口常开,是心理诊所开出的快餐药方。历史的长河荡涤尘埃,筛出的只有大道,凡人琐事,渺不足道,于是史学家开出的药方是:把一切扔给时间。融入群体,延伸自我,以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的使命作为己任, 自我意识消融于大海,个人烦恼还因何为依呢!因而把“小我”变成“大我”,是哲学家开出的药方。地理学家的药方是:走出去,换个地儿,生命在于运动,快乐在于流浪。

  也曾听说过一则笑话,言及梦游的荒唐极限。有梦游神的呵护,梦游者行如往常,有条不紊。梦游神一走,便倒地而卧,呼呼睡去。从前一幕到后一幕,转换得是那么快,遗忘得是那么彻底。梦游神的附体,最长不过半个时辰,游到的地方,超不过平时的活动半径。然而,故事中的这位老兄,悠悠一梦,竟从中原游到了关外,等到梦游神摇手拜拜时,已然儿女绕膝了。

  难道说游得越远,梦就越长,遗忘就越彻底吗?

  正常的人生当然不是梦游,可我们要是执意去那么比较,也许会大吃一惊。地理学家萨克现身说法:我在学校是教授,在家是丈夫和父亲,在教堂是信徒。三种角色,三种心态,三副面孔,三类行为,我从未混淆过(当然哪个正常人都不会混淆)。而且角色的转换是那么快,调整发生在一刹那:一见到讲台,我就变成了教授;一踏进教堂的大门,心境立马肃然。角色转换的当儿、地儿及其连带的场景就像一个开关,而所有这一切的上手和放下,都发生在不知不觉间。

  地儿真的是那么能动地左右人的意识和行为吗?

  包括会议室的座位。我不是说为每个人都贴了名牌的那种正儿八经的座位。会间休息回来,人们总是固执地回到原来的位子上,好像坐回原来的位子才自在。小说《羊的门》中,县委开会时一把手常坐的那把椅子,班子里没有其他成员敢去坐。好像只有在自己觉得合适的位子上才心安理得,思路才能接续,才说得出话。要是换了位子呢?更进一步,要是走出去,到了别的地方呢?

  外交老手抱怨说,初次出国的人往往太急于承诺,这是外交工作特别忌讳的。诚实敦厚的一个人,出差回来后,认认真真的承诺又很容易地被忘个一干二净。怪了,问题出在哪儿呢?也许到了外边,祖国和家乡也可以变成遥远的陌生世界?抑或回来后那暂时中断的一切急急地接续,而出差的情景连同承诺便被迅速地挤出记忆,太快地成为往事?

  好像换了地儿就换了个人。

  换个地儿就换个心境,换个角色,甚至还会完全换个活法。

  当然,流浪也不一定是在现实的大地上的流浪。信息技术制造了许多虚幻的空间梦幻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遨游,让人忘掉时间,忘掉地点,一层一层地甚至把整个“我”的存在都忘个干净——有人说极端的快乐正是彻底丢掉一切。另一种说法是:快乐的人没有闲暇甚至没有理由思考。

  没了思考,没了存在,天堂地狱也只有一步之遥。(李秀彬)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特别推荐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40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