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怕相思 已相思 轮到相思没处辞 眉间露一丝

2017年02月20日 10:19:20 来源: 广州日报

  还没有真正地离开,我已开始想念。

  临行的日子越来越近,她老是问:“你在国外学习期间,会想我吗?” 其实,我内心的声音是“当然会想啊”,但说出来的却是“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好想的”。人真是言行不一的生物,是觉得那样说过于矫情,还是在最亲密的人面前依然会害羞?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从家去机场的路上就已开始想念清晨家门口的吻别。打开手机,看到她发的微信朋友圈,没有图,只有四个字“一路顺风”,我知道她也开始想我了。

  在排队等待安检的队伍里,我开始想念儿子的样子、声音、气息和味道。走之前的两晚,特意陪8岁的儿子睡,贪恋拥他入怀的那份温暖与眷恋。我喜欢看他入睡后的样子,长长的睫毛,鼻翼微翕,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笑。离开家的清晨,外面还是漆黑一片,他睡得正香,但我还是忍不住在他耳边轻语:“宝贝,爸爸要走了。你在家要听妈妈的话。”他嗯了一声,继续酣睡。他还小,还不明白爸爸要去的万里之外到底有多远,他还没有品尝过离别的味道。等他睡醒后,他会开始想念我吗?像我想念他那样想我。如果不能,他会在什么年龄开始想念一个人?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因想念一个人而流泪的?这样的生命细节因过于细微而早已遗忘,但脑海里却总有几个画面虽经时间的磨洗而依然清晰,毫不变色。

  那是读初中住校后的第一个周末,我第一次离家那么久。当我快走到村口时,发现村口高高的土岭上站着我的母亲,暮色中不停地向远方张望。我刚刚进入她的视野,她便急急地走下来往前迎,那句“回来了”还没说完,眼睛已经泛红,声音开始哽咽,我也突然之间眼泪盈盈,但又怕她看见,赶紧走到前面,用手把眼泪擦干。后来听母亲说,那天下午她去村口迎了我不知有多少回。我那不识字的母亲用她最本能的举动和最朴素的眼泪让我知道了想念一个人的滋味,懵懂中我似乎明白了亲情的力量。

  高考放榜后,我和班上一位女同学考到了同一个城市。两家相约同行,我的父亲送我,她的母亲送她,我们四人去郑州乘火车。上了火车后,我看到了一位相熟的男同学,印象中他手里似乎还拎着一个还是半个西瓜,他是来送这位女同学的。我心想他肯定喜欢她,但她喜欢他吗?等到火车开动,男生在窗外追着火车跑的时候,这位女同学的眼圈开始变红,泪水开始涌出。车窗外的人再也看不见了,她趴在餐桌上抽噎了好久。不知为何,我的眼睛也湿润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否在相爱,但那女孩眼睛里滚落的泪水让我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爱情带来的离别之痛和想念之美。

  参加工作第四年,我终于买了一个小房子,过年时把父母接到了广州。平时孤寂冷清的房子一下子热闹起来,父亲每天把地板拖三遍,母亲每顿都做我最爱吃的。因为有了亲人的陪伴,房子终于变成了家,我又变成了没有长大的孩子。过完年,父母要回去了。我把他们送到了火车站,去的路上还好,可是看着父母进站渐渐混入到熙熙攘攘的人流里再也看不见时,我开始流眼泪了。一个人回到家,房子里又变得冷冷清清,再也没有人间的烟火味,我趴在床上,任泪水肆意流淌湿了衣襟。我开始想念刚刚离开的已在旅途的父母,这种想念无法阻遏!

  人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情感,是因为寂寞还是因为习惯?我想都不是,唯有爱,才会有撕心裂肺的想念。虽然空间上分开了,但灵魂上我还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想你。也许当彼此不在一起时,想念是最好的一种可以抵达对方的方式,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

  真正的想念会让人流眼泪,我享受这样的哭泣!(丁之境)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特别推荐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494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