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有时候我们倾其所有 为的只是获得一种安全感

2017年02月24日 16:37:28 来源: 广州日报

  人生的经历,往往是和味蕾联系在一起的,一个给你留下良好印象的地方,一定是让你味蕾愉快的地方。

  前几年的某日下午,我在暨南大学校园闲步,在研究生宿舍金陵苑一栋对面的饭堂,看到一个报社的前女同事,聊着,我却心不在焉,因为我借着眼睛的余光,看见打饭的窗口,陈列着一碟碟小小的点缀着红辣椒的蒸鱼。

  那是一份份剁椒鱼头。

  我忽然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怅恨。

  为什么我来暨大的时候,这道美味就不在呢?我来君未来,君来我已老。

  1998年的9月,来暨大,住在金陵苑一栋,第一次去饭堂打饭,抬头看见饭堂上面写着“膳堂”,名字很对得起我学的专业——古典文学。然而,一份饭菜,足足让我吃了一个小时,我好像一支永远攻不下山头的部队,屡次向饭菜堆积的山丘进攻,屡次败退。

  我停止了进攻,以研究学问的精神认真检讨原因,得出结论,菜里没有辣椒。97级的师兄,也是湖南老乡,三五两下就干掉了五两米饭,一堆冬菇滑鸡。

  我向他请教,他只说了一个方法:“吃着吃着,就吃完了。”

  不得不承认,当初来广州,我的味蕾留下很不好的记忆,而且挫伤了我的爱情。

  那时候追求一个师妹,也是老乡,她来参加面试,我给她打饭菜,她嫌不好吃;我带她去暨大花园的小食店吃米粉,十块钱一碗,吃得我心痛死了,她却挑三拣四,先说米粉味道不好,再挑剔我长得不帅,话怎么难听怎么来。士可杀不可辱,我暴跳起来,掀翻米粉,跳奔而出,愤怒的头发在开满紫荆花的校园里飞扬。

  我和师妹不愉快的相处,从不愉快的味蕾回忆开始。

  当初如果有一份剁椒鱼头,我估计也许将师妹“骗”到手了。

  我一个人在宿舍做菜,一口小锅,坚强地做湖南菜,以简陋的装备和广州的饮食悲壮地对抗着。

  自己炒菜多了,终于有一天觉得乏味了,因为青椒炒肉、葱爆鸡肉,翻来覆去,我的味蕾已经审美疲劳了,再加上满脸的火痘痘,终于有一天,我放下装备,走出壕沟向饭堂投降。

  广州的饮食,磨合多日,我终于知道了你的好。

  冬菇滑鸡饭,其实蛮爽口的;白切鸡既可以下饭,也可以当零食;岗顶附近的早茶其实不是茶,有糕点,有小笼包,有豆浆,居然还有凤爪……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饮食养一方味蕾,我的味蕾变得多元了,我既然生活在珠江流淌的大地,就得接受这里的餐饮风格。

  我本来打算读完硕士学位,回家当一个师专院校的老师,然而,半年不到,我的选择却变了,我要留下来,吃这里的冬菇滑鸡饭、皮蛋瘦肉粥……

  虽然暨大辜负了我的爱情,但它没有辜负我的味蕾,有时候,我会梦见自己还是那个少年,走在暨大盛开木棉、紫荆花的校园里,走到金陵苑对面的饭堂,对大师傅说:“来四两米饭,一份剁椒鱼头,一份冬菇滑鸡……”(刘黎平)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特别推荐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525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