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因为爱过 所以慈悲 因为懂得 所以宽容

2017年02月27日 18:24:58 来源: 广州日报

  有些花,颜色会越开越淡。

  宅前的红蔷薇,开在春暮的晚风里,一洗铅华,似乎有了隐者之心。微淡微淡的淡红花瓣,薄薄地颤。

  清秋的月亮,从东边的篱笆上升起来,在弧形的天顶上踽踽独步,遥望大地,到晨晓,月色也是微淡的了。彼时,露水濡湿篱笆上花的叶和花蕾,也濡湿了瓦檐和瓦檐下的蛛网。鹅在河畔上吃草,伸头一啄,露水簌簌而下。月亮的那一点黄,那一点红,都化作露水洒给了大地万物。它自己,微淡微淡的影子,隐没在西天尽头的朝云里。

  有些日子,也会越过越淡。

  从前迷恋红妆。化妆包里,胭脂和口红断然少不了,喜欢自己的一张脸是千里莺啼绿映红的繁丽与生动。现在,喜欢素颜,喜欢素色,喜欢自己是晚明烟雨里的一篱淡菊。绯红、桃红、橘红、曙红……那么多深深浅浅的红色,我只隔篱看花一般地瞟一眼,不再流连,不再恋恋放不下。

  回想从前热爱舞蹈的日子,穿过那么多耀眼的演出服,珠片叮当……每次演出,为了登台,总要过江辗转,到布匹批发大市场里挑布,回来跟裁缝细细谋划款式……如今电子购物方便快捷,买件演出服比上菜市场买大白菜还要容易,可是,我已经不买了。

  如今,喜欢麻,喜欢棉,喜欢素色没有款式的大衣在身上晃荡。秋日艳阳,穿一件茶褐色的苎麻风衣,穿过小半个中国,穿得人像个出土的哑蝉,衣不惊人,独享清风不语。

  一直以为,写作是一件浓情的事。在寂静的深夜,在键盘上敲,每一个字都像是自己的情人知己,背负着炽烈疼痛的相思。现在,一颗心写薄了,薄的迎光一照可见血丝,薄的只愿意阅读。在深冬,拥衾抱卷,听时钟滴答滴答,觉得自己像一个还未解人世风情的蚕蛹,在不分雌雄地生长着。

  还记得,从前一味沉溺于书写表达的畅快,倒不大喜欢阅读。那时曾有一编辑善意提醒我:要留时间来阅读,还要留时间给自己冥想,不要总是写。

  怎么可能总是写呢!写着写着,写的心就淡了。像一朵睡莲,从早晨开到黄昏,夕阳在山的时候,我会收拢花瓣,不再吐露心香。

  情怀和心境,到最后,都会微微淡下去吧。读明末文人张岱的《湖心亭看雪》,那就是一幅墨色微淡的水墨啊。“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山与天和水,都笼在一片茫茫无际的白色里,慢慢隐藏起自己格格不入的色调。包括长堤和旧亭,都是淡色了。家国恨也好,别离悲也罢,都笼进了苍茫如雪的往事里。

  这是一幅淡墨绘就的澄澈清冷的世界,掺不进一点人间的是非与情感。因为内心清远,所以放眼看,江山辽阔。

  住在西湖边的那一拨明末文人,就这样一日日将墨浓如铁的旧恨写成了空灵无染的淡墨小品。心意淡,笔墨淡,将自己放逐于淡墨一样的云水之间,冷也逍遥,孤也自在。

  所有的颜色,所有的喜好,所有的情怀,太浓了,都是囚禁。所以,只能是选择转身,微淡下去吧。微淡,或许是条出路。

  黄昏过长桥,远远看见旧时人。我假装不知,低头看湖水,湖水里颤动一缕孑然行走的淡影。啊……她没有抹胭脂。

[编辑: 张洁龙 ]
特别推荐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536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