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有人管步行叫远足比起跑步和暴走更添一份从容

2017年03月29日 16:07:22 来源:扬子晚报

  在黄昏前关掉电脑,搭乘由县城发往市区的公交车,将自己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喜欢在晚餐前逛一逛书店,随意漫游在一些文字里,那也是一种行走。

  晚餐后,我来到街上,踏着夕阳的余辉折回居处。真正的行走便由此开始。从市区返回我栖息的县城,通常需要一个半小时。由于贪恋夕阳景色,步履就变得尤为闲散,徒步耗时两个多钟头,也是常有的事。

  行走的过程也是思考的旅程,奔腾的思绪宛若临空的飞鸟。这便使我想到了卢梭,想到了他的集子《漫步者遐想录》。作品由心灵与自然的交谈,折射出深邃的思想光芒。然而,我毕竟行走在夏日的傍晚,尽管夕阳已将天光渐渐收拢,我却仍在这漫天的晚霞里,感受到了阵阵热浪扑面,以至汗流浃背。

  当我气喘吁吁,想寻一处长椅歇息片刻,忽然看到了城市雕像。那是一些青铜作品,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正以静态之生动彰显其力度与华美。在这些古铜色的流光里,我读到了沧桑与顽强的契合,脚下的懈怠油然而逝了。

  这是一条由喧哗走向宁静的道路,沿途的景观树英姿飒爽,铺展并撑起一方天空,宛若俏立于马路两旁的女兵。大理石花盆里的“矮牵牛”星星点点,像密集的眼睛,顾盼流连,暗香四溢。在市区与县城之间,镶嵌着一个硕大的天然湖泊,那是一处休闲公园。行走在湖畔公园,视野竟自开阔起来,心境也敞亮了。晚风由湖心轻拂而来,捎带着荷莲花叶的香气,幽幽然熨平心灵的褶皱……

  一路疾走慢行,不知不觉已到了家。我用凉水酣畅淋漓地冲了把澡,所有的烦恼连同臭汗一起被冲走,那一刻,我觉得生命真美好!

  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懂得行走的妙趣的,初夏时就被窗外的骄阳吓倒,于是紧闭门窗,躲进冷气,试图写出一篇小说来。可思路仿佛被冻结,身子也软软的,骨头里尖叫着疼。我患上了空调病。是那夜朋友小聚,饭后我一个人走在夜色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于是就没叫车,一路步行往回走。这一走就走上了瘾……

  有人管步行叫远足,比起跑步和暴走更添一份从容。远足是一种有氧运动,有专家称人走路时一百多块骨头都在运动。我很惭愧,我的走法只能算散步,真正的远足是旅行。我想,等我再老一点就要走得更远,走遍五大洲,即便死在路上又何妨!

[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14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