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西夏 > 正文

以“工匠精神”修复西夏文献

2017年04月06日 20:58:06 来源: 光明日报

以“工匠精神”修复西夏文献——对话古籍修复师刘建明

修复师刘建明小心翼翼地整理破损的西夏文献。记者 方莉摄

  走进国家图书馆古籍馆文献修复组的办公室,只见修复师刘建明小心翼翼地整理着一包包破损的西夏文献,他正在为修复新入藏的西夏文献做着准备。早在2003年,作为中国境内收藏西夏文献最多的单位,国图就曾启动西夏文献修复工程,对当时馆藏西夏文献进行全面修复,那时刘建明就是修复小组的成员。日前,记者专访了这位颇有经验的“全国技术能手”,请其讲述西夏文献修复中的故事。

  记者:2003年启动的西夏文献修复工程是近年国家图书馆四大修复工程之一。这一批西夏文献是如何修复的?留下了哪些经验?

  刘建明:2003年3月,国图启动西夏文献修复工程,从调研、论证到修复完成,历时一年,是我国第一次大规模对西夏文献进行修复。这批西夏文献虽整体保存良好,但很多卷册有不同程度的残损,其中数十卷佛经在折口处断裂,造成书页顺序错乱,难以连贯,而且破损散开的小残片为数不少。修复西夏文献最大的困难在于,修复人员都不认识西夏文,难以确定文字的顺序,修复工作难以起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邀请西夏学专家史金波先生自始至终参与修复工作,对文献的顺序、缀合和价值保护进行判定和指导。

  当时我们第一次用“挖镶”的方法,把西夏文献散片做成了一本小书。过去,我们在修复古籍时,通常会将那些无法复原的残片统一装在一个口袋里,既不美观,又容易进一步破损。在修复西夏文献时,我们准备好一本空白的线装书,根据残片的大小,先在书页中“挖”出相应的区域,再把碎片“镶”进去。这样一来,书页基本保持平整,不会像粘贴剪报一样凸凹不平,而且每一页纸镶嵌一张西夏文献残片,便于翻阅。

  那次西夏文献修复,我们还第一次制作了完备的修复档案,全面记录修复过程和前后对比;并在修复过程中对西夏文献进行跟进整理和研究,出版了《中国国家图书馆藏西夏文献》《国家图书馆西夏文献中汉文文献考释》《国家图书馆学刊》西夏研究专号等著作和论文。西夏文献的修复充分体现了文献专家与修复专家、先进技术与传统工艺、修复与研究的结合,为此后修复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文献积累了不少成功经验。

  记者:2015年最新入藏国图的西夏文献修复与2003年的修复工作有何不同?目前的修复进展如何?

  刘建明:相比14年前的修复,新入藏西夏文献的修复工作难度更大。这批文献的破损程度更为严重,许多经卷上留有水渍、霉斑,或者粘有厚厚的污垢,有的书页纸张已呈棉絮状,有的书页都粘在一起,成了“书砖”。

  为了顺利启动和有效开展修复工作,去年6月,国图古籍馆召开了专家咨询会,邀请史金波先生、国图研究馆员黄润华先生等5位专家为我们出谋划策。在会上,专家们提出了遵循先易后难的原则逐件开展,加强修复人员、研究人员与管理人员的及时沟通,做好修复档案工作,出版相应的修复与文献研究论著等意见和建议。在充分吸纳专家意见和上一批文献修复经验的基础上,我们将为每一件文献研究制定详细、可操作的修复方案,计划用3到5年时间把这批文献全部修复完毕。

  目前,我们已经从书库里提取出3包待修复的文献,正在开展前期准备工作,包括纸张检测、制作补纸并染色,与民语组共同研究每件文献如何编号、如何制作装具等等。这批文献修复不要求快求量,不能把摊子铺得太大,不可盲目地干,一定要扎实稳妥地把修复工作做好,为保护和研究这些珍贵文献打好基础。

  记者:西夏文献的修复过程充分体现出古籍修复这个行当“慢工出细活”的特点。您从事古籍修复工作这么多年,有哪些心得体会?

  刘建明:古籍修复是一项传统的技艺,是个经验活。每个修复师都是在日复一日地拆书、洗书、补书、折页、喷水、剪页、压平、捶书等十余道工序中慢慢成长起来的。比如喷水这道工序,用多大力气、与书距离多远才能喷出雾状的水,这都是经验。这些技术和经验依靠历代修复人员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下来,使古籍修复工作充满了浓重的经验色彩。

  我1980年进入国图古籍馆修复组工作,从事古籍修复工作已经有37年,修复各类文献差不多有1000来册。刚入行时,很幸运地被称为“国手”的古籍修复大家张士达先生带我。那时候我才18岁,对古籍修复没什么了解,根本就坐不住。当时已是80多岁高龄的张先生总是教导我,干我们这行一定要耐得住性子,自己要多琢磨。他身上那种耐心细致、执着认真、精益求精的作风对我影响特别大。比如,他会为了找一张更合适的补纸花费三五天时间,他修补过的书基本看不出补过的痕迹。这大概就是现在所说的“工匠精神”。

  随着时代变迁,新技术的发展为这项古老技艺带来新的曙光,新鲜血液的加入也使这项事业后继有人。我们看到,现在从事古籍修复的年轻人大多受过专业的学科训练,知识结构更加完整,运用科学技术的能力更强,只要经过一段时间静心苦练,将这种“工匠精神”代代传承下去,必定能在实践操作中成长为成熟的修复师,为古籍修复作出更大贡献。(记者 方莉 杜羽)《光明日报》(2017年03月31日 05版)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764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