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西夏 > 正文

在解码草书文献中触摸西夏经济脉搏

2017年04月12日 21:21:31 来源: 光明日报

  【研究心得】

  在研究西夏的新资料中,包括经济文书在内的社会文书的发现尤其引人注目。这批文书的发现、译释和研究经历了近20年的历程,为揭开西夏的神秘面纱起到了关键作用。在《西夏经济文书研究》出版之际,我作为当事人,为完成这桩重任感到无比荣幸。

  上世纪初,俄国探险队在我国黑水城遗址发掘出大量西夏文献和文物,藏于今俄罗斯东方文献研究所(圣彼得堡)。1993年,中国社科院民族研究所开始与俄方合作整理、出版这些珍贵文献,我作为项目总负责人,4次带队前往圣彼得堡整理、登录、拍摄黑水城出土文献。这些文献已经过几代俄国专家的整理和登录。鉴于这批文献的数量巨大,加之文献残卷、残页很多,我总有一个疑问:在俄国专家整理、登录的文献以外,还有没有未登录的文献?为此我多次询问俄国专家。得到的回答是:你们要整理的文献够多了,还有一些很破烂的残卷,等以后再说。我表示很希望看到并整理这些文献。

  1997年第三次到东方文献研究所工作时,在我的坚持下,终于被允许披览未登录的文献。原来这是俄国专家们在整理西夏文文献时,将一些无头无尾难以定名、登录的残卷,分别放在了110个盒子中。当我打开盒子时,看到的确实是缺头少尾、形形色色的西夏文残卷,其中多数是佛经,但我从中发现了一些反映西夏社会真实面貌的社会文书。这些文书多用西夏文草书写成。因为我过去接触过西夏文草书文献,能看懂部分内容,可以区分这些文书的大致属性、类别,逐渐了解到这些文书包括户籍、账籍、契约、军籍、诉讼状、告牒、书信等。我深知这些文书对于研究西夏社会的特殊价值。于是,我将这些文书全部拣选出来,详细登录,请摄像师拍照。当年我整理了50多个盒子,带回几百张图片。

  2000年第四次到圣彼得堡整理文献时,我将其余50多个盒子的西夏文残卷全部整理完。此外,在一些西夏文佛经的封面中也发现了裱糊在其中的西夏文文书残页。加在一起共得1000多件编号、1500余件文书。这是一项巨大的重要资料收获,虽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也是我们在搜集资料方面一贯执着追求的结果。其他国家的专家到俄国查阅西夏文文献比我们要早,有的专家比我们去的次数多,但这批深藏在“闺中”的秘籍,是由我们首先发现、全面刊布的。

  我在反复阅览这些文书时,不断对比西夏文楷书和草书的字形,以便寻找特点、总结规律。经过漫长的八个年头,于2005年交出了《俄藏黑水城文献》社会文书部分(12-14册)的定题目录,顺利完成了《俄藏黑水城文献》第12、13、14册的出版任务。在整理、定题过程中,基本破解了西夏文草书,先后译释了不少重要文书,为学术界提供了很多新的资料。同时,本书也为学习西夏文草书者提供了可资对照的参考和教材。

  研究社会文书对我而言是一个新领域。这首先要熟悉中国经济史,不仅需要重新学习包括户籍、租税、典贷、商业、契约等中国经济史各领域以及相关的研究著述,还要对敦煌、吐鲁番出土社会文书及研究情况有全面的了解。我如饥似渴地阅读有关书籍,查阅资料,并请教多位专家。经过十几年的积累,对上述经济史领域有了一定理解,并逐步撰写了西夏户籍、租税、契约等方面的论文。2006年我申请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夏经济文书研究”被批准立项。此后我继续挖掘西夏社会文书宝藏,对诸如土地买卖、人口买卖、雇佣、租佃、交换、互助契约等关乎西夏社会最重要的问题,加大力度深入研究,又有了新的收获。由于文书数量多,工作难度大,项目延至2012年以“优秀”等级结项。在随后的几年中,我又做了重要补充,将西夏主要经济文书完成翻译、研究,使之愈趋系统、完整。

  此外,近些年敦煌、武威、银川、国家图书馆等处也发现了部分西夏文和汉文西夏社会经济文书,我也尽量纳入《西夏经济文书研究》中。本书利用这些新资料,结合西夏法典等文献进行研究,对西夏经济有了更为具体、真实的认识,再现了西夏社会经济情况,并进一步解析了西夏社会全貌。通过本书鲜活的资料仿佛可以看到:800年前在黑水河畔生活着党项族、汉族、藏族、回鹘、契丹人,甚至还有远道而来的大石人,他们种植麦、谷、大麦、糜、秫、豆类等,居住在自己耕地的房院中,畜养着马、牛、骆驼、羊等家畜,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这里基层有里、甲组织,定期进行户口登记;一般人穿着番布和汉布做的衣服,有钱人衣着绢帛;当地农民要缴纳耕地税,还要负担劳役,缴纳草捆和水税、人头税,政府于秋后令农民将上缴的粮物车载畜驮,运至国库;这里多用实物粮食交易,有时也使用铁钱和铜钱,金、银也时有流通,交易后官吏收缴买卖税;在青黄不接的春季,贫民被迫以高利贷借粮,利率超过五分,甚至达到倍利,有的还出卖土地或牲畜,以换取口粮,地主和寺庙则乘机兼并土地;在寺庙中贷粮、卖地、租地、卖牲畜、租牲畜的农民无奈画押,更有甚者,处于奴隶、半奴隶状态的使军、奴仆被主人买卖;熟悉西夏文的小吏和先生忙着书写各种文据、契约——一幅生动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无声地诉说着西夏社会的种种秘密。《光明日报》( 2017年03月29日 11版)

  (作者:史金波 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西夏文献文物研究”首席专家、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 强瑞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0764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