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一身青衫一壶茶 一卷诗书一知己 坐赏湖光山色

2017年05月09日 14:00:39 来源: 扬子晚报

  船家在尾艄,客人就在船头,一身青衫一壶茶,一卷诗书一知己,坐赏湖光山色,优哉游哉。

  春水船如天上坐,惬意人在画中行。

  旧时的文人墨客,时常乘舟冶游,如杭嘉湖一带的乌篷船,如秦淮河上的“七板子”,如瘦西湖里的小划子,船家在尾艄,客人就在船头,一身青衫一壶茶,一卷诗书一知己,坐赏湖光山色,优哉游哉。心有所感时,或随口吟两句,或一仰脖长啸出来,高雅情趣啊。下雨了,雨点击打在船篷上叮咚作响,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这是最典型的江南了。

  船上也有炊具,灼一碗青虾,炒一盘水芹,炖一锅鱼汤——湖上打鱼鱼最美,煮鱼便是湖中水。再温一壶酒,听暮雨潇潇,就了昏黄灯盏,文朋诗友共饮两杯,也是快意人生。

  我在乡村生活多年,坐船是寻常事。水乡人谁离得开船呢?出门赶集,下地干活,串亲戚,交公粮,镇上看病,做小买卖,都要以船来交通的。清早,划一叶扁舟,迷蒙晓雾中的涟涟水波更显清亮,换豆腐,贩生姜,卖芋头慈姑萝卜青菜,舟来楫往,都在水波上进行。牧鸭的,放鸬鹚的,则是首尾尖尖的“鸭溜子”,鸬鹚是船舷上的黑衣卫士,鸭子是爱聒噪的无序家禽,舟中的主人则是它们心中的帝王。最热闹的却是娶亲船,船上满载油刷一新的妆奁,装饰得喜气洋洋,过一座桥就放一串鞭炮,引得乡亲们驻足观望,十八湾水路都是一片红火与喜庆。

  那年,我陪父亲去古城扬州治眼病,清早上船,黄昏到,半个月后,则是傍晚上船,清早归家。舟中,大病初愈的父亲为我端过来一端热气腾腾的浇头面,我吃得香极了。父亲看着我,心满意足地笑。

  后来,我当兵离家,又是乘船,跟村里干部开会的船去县城,到人武部集中,然后上汽车,上火车,一路颠簸到关山遥迢的军营。从此便远离了故乡那一片氤氲水汽,去了遥远的关外塞北、黄土高原,那里连河都罕见,再坐不上船了。

  许多年后,我回到家乡小城,想坐船却也不能够了,出门就是车,越来越快速便捷的汽车、火车,哪还有专供交通的船?但夜深人静,午夜梦回,还能听到汩汩的水声从心海深处传来,我就在舟中,驶向远方。(朱秀坤)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0942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