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牧羊的那段日子 书是唯一的行李

2017年06月08日 16:38:30 来源: 银川晚报

  将衣服和食物都让四哥用骡子驮了去,我的包里仅背着全套的《西游记》。那是跟堂兄软磨硬泡借来的,是我身上唯一的行李。第一次出远门,要到二十几里外的深山里跟福叔放羊。

  黄昏来临前,我们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在山洪冲出的小沟里围上短短的土墙,豁口处安一笨拙的篱笆门,便成了天然的羊圈。羊圈壁立处有一窑洞,盘好土炕,煨上羊粪,便是我们的栖息地。没有电,没有人影。我抱了一大捆蒿子烧火,福叔立在旁边揪面片。火光映红了我的脸庞,照亮了土炕上看不清颜色的被褥、灶台上摞着的蓝边瓷碗、墙上挂着的黑色咸菜罐。

  饭做好了,并不加什么香油,甚至连葱花也没有。我们只是就着咸菜、吃着淡面,像要决计悟出一些什么的样子,“吸溜吸溜”几大碗。

  夜晚来时,星星似乎随时都能抓几颗进来。福叔开始卷他的老旱烟。而我坐在煤油灯下,开始翻那几本发黄的《西游记》。小说很引人入胜,我没看几页就忍不住念出了声。福叔自然听得有趣,就让我给他也讲几段。我便挑最吸引人的经典章节讲给他听:诸如“大闹蟠桃会”“大战红孩儿”“三打白骨精”“火烧盘丝洞”……

  夜是如此的静,除了圈里羊的“咩咩声”和咀嚼声,就是我说故事的声音。福叔听得惬意,烟也不抽,就躺在炕上睡着了。就是这样,在那个简陋的羊圈、狭小的窑洞、荒芜的山梁上,一本书陪伴我度过了最寂寥最清苦的岁月。

  多少年过去了,我还时时想起那段牧羊的日子,想起那本书带给我精神上的支撑。它亦庄亦谐,妙趣横生,开辟了神魔长篇章回小说的新门类。是一部鼓舞人积极斗争、百折不挠、为达目标永不言弃的独特之书。《西游记》也是我人生当中读过的第一本“大书”。无论我在以后的岁月长河中遇到过多少艰难险阻,我都会有意无意拿唐僧师徒取经的经历告诫自己。我觉得我之所以能在深山戈壁里将捞盐、打硝或修公路的工作顽强坚持下来,或多或少都是受了那本书的影响。(彦妮)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1109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