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老屋和幼年生活的记忆 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

2017年06月15日 16:16:41 来源: 扬子晚报

  黄梅天来了,天气便忽晴忽雨。突然地就想起小时候在外公外婆身边生活的那段日子。外公家是老宅院,木梁青砖,前后两进,中间是小巧婉约的天井。前一进是厨房和餐厅,后面是正屋和厢房。正屋的门共有八扇,朝外的一面刻着半镂空的梅兰竹菊,开合之间会发出咿呀的声响。到了落雨天,任你怎样开合,木门却是异样地沉默。屋檐的瓦当上满是福禄寿喜的图案。东西两面的照壁爬了半墙爬山虎,繁茂的绿叶中依稀可以看到精美的砖雕。天井的地面竖铺着青色小砖,东面角落里围了花圃,种着玉簪、萱草、兰花等清秀幽香的植物。厢房的台阶边密密长着常年碧绿的麦冬草,西边则长着高大的栎树,雨打在上面,会发出很响的愈显寂寞的声音。

  老屋的几间房子,地面也铺着那种青色小砖。外婆勤力的打扫和家人频繁的踩踏,让青砖蒙上一层黝黑的色泽。梅雨季来的时候,地面上便隐隐透出水意。我总是会记得好多年前那个梅雨天的黄昏,西邻的薛姐姐正和巷子那头的林家哥哥谈恋爱。薛姐姐打了伞准备出去,屋檐下的我隔着细密的雨丝看到她拉了拉衣角,衬衫是纯棉的淡蓝,然后她扬起手拢拢了额头的几丝刘海。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细节,我一直深刻地记着。它仿佛昭示了一种最为简单的幸福。

  那时我刚上小学,读书生活远比现在的孩子轻松而快乐。放学回家,很少的作业一挥而就,咬着苹果就赖在正房的大藤椅里看闲书。外公早已磨好了墨,专心画他的梅花。那些微黄的宣纸在梅雨季节里总是软塌地粘在一起。我帮外公一张张捻开、铺好,压上镇纸,然后才专心去看自己的书。外婆在前面的厨房里烧菜,那些尘世里最普通不过却又亲切无比的香气袅袅地穿过天井的雨幕抵达鼻端,我总是贪婪地嗅着,它就是家的味道了吧?

  饭后的黄昏,雨还是没停。薛姐姐家的小白猫细弱的叫声依稀可闻,我会撑一把伞在天井里走来走去,赏玩墙边檐口的瓷瓶与瓷罐。个高的那个是釉里红玉壶春瓶,撇口细颈垂腹圈足的身形相当曼妙,无奈瓶口缺了半边;矮胖的是青花玲珑瓷罐,缠枝牡丹的图案,品相完好,原是外公放画轴用的,不知怎地弃之墙角,只得认命般地接着檐角落下的雨水。檐角的雨水掠过屋顶顺势落下,终究是有些脏的。我痴痴地想:也许应该把罐子搬到天井里,天落的梅雨,用青花瓷罐积满了,能烹茶待客的……

  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老屋和幼年生活的记忆一一回放的时候,所有的背景似乎总落满了黄梅时节的雨水。此去经年,老屋早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仆倒为岁月的烟尘,老城蜿蜒的小巷也再听不到儿时伙伴快乐的声音。唯有安宁幸福又漫长的童年,仍旧穿过大把的光阴执拗地留在我心中……(夏蕾)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114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