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与蓝马鸡相遇 让我对生命充满了无尽的想象

2017年06月22日 09:17:18 来源: 中国文化报

  隐秘于山林的蓝马鸡,行踪诡谲,举止优雅。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一行数只,正各披一身灰蓝大氅,悄悄来到寺庙前的空地。这时红衣僧人普华早已等候在此。它们互相谦让、彬彬有礼地享用着僧人掌中的青稞。

  这是二月的青海,青沙山中石峰突立,寂寥清冷。积雪自山上倾泻而下,对面的山坡上,长满了高大的云杉。用过早餐的蓝马鸡在沙棘丛中来回踱步,低头沉思,从不同角度看皆像艺术品。都说鸟类多嘴,可蓝马鸡不像金丝梅叽叽喳喳,也不似野鸽咕哝个不休。它们深居简出,有礼有节。没有急于表达的情绪时异常安静,无论快步行走,还是低空飞翔。

  与普华的约定,使蓝马鸡对人类有所信赖,但仅此而已。于是,我和同来的人不得不匍匐于灌丛,屏息远看,唯恐惊扰了山野中的大王。看得出,蓝马鸡心情愉悦,无丝毫顾虑,能在这么一处四面环山,沙棘、腊梅遍地,清泉潺潺流入的风水宝地栖身,令它们心满意足。

  我估计,蓝马鸡沉思的东西,不会涉及过去也不指向未来,但它们仍然在沉思。

  十年前,山下的这座寺庙,曾令蓝马鸡忧心忡忡、神不守舍。好在没过多久,这片山洼就恢复了平静。草木葳蕤,空气新鲜,晨钟暮鼓中,还有轻轻梵音、阵阵桑烟回荡在山谷。

  一个下雪的日子,雾色苍茫,白雪覆盖了一切。以野果、草籽果腹的蓝马鸡无处觅食,饥饿难耐,竟不顾危险在寺庙周围静静徘徊。细心的普华看出了它们的窘境,急忙捧出青稞、小豆撒在雪地上,自己则躲在沙棘丛中远远注视。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两只胆大的蓝马鸡终于怯生生靠近。随后,又有四只放慢脚步,借灌木掩护无声无息挨到近旁,小心地啄食起地上的粮食。

  此后,这动人的默契,成了普华与蓝马鸡之间的秘密,人神之间的承诺,且延续多年,不因风雪、冷雨延误。即使有要事不得不下山,普华也会提前将食物放入自制的方形木盒,置于两棵沙棘树枝杈间搭就的木板上。

  仿佛是为了证明,一只极其灵敏的蓝马鸡轻轻一跃落在木板上,又象征性地啄了几下木盒中的黑豆,为的是让我们相信这个铁的事实,然后又挺起身子,转动灵活的脖颈,用一双水晶似的黑眼睛四处张望。

  我心中大喜,又不便放声表达,只能暗中嗟叹。

  普华与蓝马鸡之间,这心知肚明的秘密,始于青黄不接的季节。更多的时候蓝马鸡是不缺乏食物的,山林犹如百花园,山柳叶、苔草、紫罗兰、沙棘果甜美烂漫,但它们依然如期而至。很显然,蓝马鸡不仅明智聪慧,还有着比人类更诚实、可靠、足以信赖的品质。

  白云下,蓝马鸡面颊绯红,头顶和枕部的黑色羽绒绸缎般明亮。两侧耳羽洁白,自颈部缠绕至后,微微弯曲,如同戴了条风中飘舞的围巾,俏丽别致。但是,与其他鸟类不同的是,蓝马鸡雌雄难辨,除头部相似,全身着一袭素雅蓬松的灰蓝羽毛,尾羽呈蓝紫,羽片松散华丽泛出金属光泽。

  这不免让我心存疑虑。鸟类视觉感官发达,对色彩的感觉十分敏感,遂使鸟类的行为易受视觉情绪影响。特别是当雄鸟向雌鸟求爱时,大多以绚丽张扬的羽毛吸引对方,求得雌鸟好感。这种充满仪式感的“婚前”准备,往往需要消耗大量精力持续很长时间,有的大约要一个月。栖息于青海湖鸟岛的鸬鹚,在众多候鸟中是最不起眼的,周身蓝黑的羽毛乌鸦般沉重。可一旦到了发情期,雄鸬鹚的羽毛竟会不可思议地在一夜间发生重大变化,尾羽竖立、斑斓夺目,像开屏的孔雀。如此,容貌相似的蓝马鸡,究竟该以何种方式选择配偶、吸引对方,完成一生中对它们来说最为辉煌的使命呢?

  耳边不时传来金丝梅清脆的叫声,似乎还夹杂着彩尾山雀边飞边鸣的高音。和候鸟一样,三月至六月是蓝马鸡繁殖期,它们会选择灌木丛中最为隐蔽的地面,也会在林间枯树、粗糙的岩缝筑巢。

  蓝马鸡秉性清高、静若处子,不寻机炫耀,也不必像候鸟一样远渡万水千山。留鸟的特性使它们安身立命,终年待在海拔三千五百米左右、水源丰富的高寒针叶林或临近的灌木丛。早晚集体飞往林缘山谷、草地觅食;夜晚各自散去,歇于不易被人察觉的高大树冠。哪怕冬天山林枯燥、寂寞、压抑,蓝马鸡仍精神抖擞,如翩翩美神,往返于山间草坪、沟壑密林,养精蓄锐中等待草木逢春的日子。

  从美学角度讲,美感是一种视、听快感,快感是欲念的满足。蓝马鸡的快感是既定的,是自然赋予它们的一种特定尺度、内在视觉系统的生命运动,足以说明生命学中动物的快感,来自有关欲望的学说。

  雌雄相似的容貌,让蓝马鸡忽略了对色彩表象的过度认可,而注意形与情与气的流情散芳、听觉官能上的满足。这或许就是生物学家所论述的,某些鸟类的形式快感,已接近美感萌芽的象征,是一种纯粹为了美,而不在乎外在追求,符合主体心灵自由的和谐的美。至此,我是否可以这样以为,雌雄相似的蓝马鸡,对对方、对自己是信任的、认可的。既习惯又喜爱,不分彼此、互相欣赏、相互温存,以至无需用色彩诱惑、讨好赢得对方青睐。而仅以表象、形式取悦对方,或选择配偶,反而是人类自以为是的错觉、愚蠢的逻辑。实际上,鸟类那双毫无邪念的眼睛,长在头的两侧,眼中展现的视像远比人类更加清晰生动。

  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我仍有不解之处,蓝马鸡为什么唯中国独有?又为什么大多生活在青海东部?它们最终定居于这片高地的态度,是源于对环境的适应,还是另有其因。难道蓝马鸡也像生长在青海高原的名花鳞叶龙胆,是因强烈紫外线下独有的蓝色,赋予了它们更加顽强的生命、生存的勇气?

  春雪降临,白皑皑的雪原上,蓝马鸡鲜艳地飞过,形态优美,如空中划过的一道蓝光。多年前人类对它的认识,早已使人们明白,它们是怎样与人类一起诞生、繁衍和死亡。

  生命的秘密太多,却又简单得平淡无奇。一切生死爱恨都是从细胞开始,无论你我他抑或鸟兽虫鱼。今天属于名贵珍禽的蓝马鸡蓝色精灵,让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创生的艰难与快乐。还得感激普华,是他的善意与大爱,给了我与蓝马鸡相遇的机缘,让我对生命充满了无尽的想象。

  普华出生在清沙山下、黄河岸边。他身材魁梧、相貌端正、性情温和。在这座山林里,他自己就是一个童话、一个美妙的故事,叙述着世间的喜乐与悲伤。他比任何人都更有权利,享受人神欢乐的喜悦;更有资格,和鸟一起捕捉生命的美感和意义。

  哦,等待是多么的幸福!一道橙色的光线冲破云层照在山顶上,早已飞去的蓝马鸡不知为何,竟再次出现在陡峭断崖。它们身后的大山绵延不断,它们眼中的天地辽阔无垠。我能感觉到它们深深的呼吸、起伏的胸膛,也能肯定,它们依然意识到我的存在。山野的风沁入心脾,它们在对视、抚摸、渴望;它们在懂得了对方的心思后,又一起迎着猎猎雄风面向黄河,俯瞰大地。

  突然,一声短促的颤音在穹谷回响。蓝马鸡终于昂首翘尾,放声鸣叫。音质粗犷,深沉有力,似成熟性感的男声。我无法判定这是一只雄鸟,还是雌鸟。但毫无疑问,它预示着繁殖期的到来……(辛 茜)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1183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