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学生时代的冒险精神 或许能影响未来的人生路

2017年06月30日 16:03:26 来源: 扬子晚报

  我学生时代与同学远足,春秋二季各行一次,年年如此,从不虚空。好在家乡苏州的山水资源极为丰富,每次远足的路线和目的地都不重复。中学时代归有光《吴山图记》所列吴中名山,几乎都让我们游历过了,如今忆来历历在目。

  隔日备干粮,大家备下的基本都是面衣饼和茧团。面衣饼是面粉摊的薄饼,有时掺些韭菜或葱,极香;茧团是米粉捏的团子,白、圆如放大的蚕茧。做茧团没有糯米粉就用粳米粉,能放些菜馅或豆沙馅算是考究的了,不然和些糖精做成实心的,硬邦邦,能打狗呢——远足的干粮就需要坚实耐饥。

  偕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隔夜十点钟就出发,其时上中班的工人恰下工回家,我们已出了城门。我们不走公路,专抄小道,偶尔还拣陌生的小道走。半夜透寒,星月冷寂,远村小桥旁依稀站一个妇人,便疑是狐妖鬼魅,是聊斋意境,就壮着胆向伊走近,那所谓的妇人却是一棵树。松口气再赶路,渐渐就近了山峦,树丛中怪鸟啼鸣,一声啼鸣一惊魂,心里虚怯怯,步履急匆匆,忽然眼前一面峭壁挡道或一条山涧拦路,就设法攀援或涉水。

  有一回误闯入驻军装甲部队营地,站岗的战士一束电筒射来,一声断喝,我们便束手就擒,听候发落。警惕的战士开始以为我们形迹可疑,一番盘诘,当知道我们是远足探险的学生后便热情指点,把我们引出迷津。

  远足的人,通常都在山上看日出,看茫茫晨雾中忽然掷出一颗丸子,混沌如蛋黄,须臾变亮,放出一根根金针,于是晨雾散去,天地澄澈,山河廓清。也有雨雾重重的天气的。我们并不懊恼,还庆幸遇到了奇景。云雾呼拉拉地涌来,同学之间咫尺不见,互相呼唤着名字和绰号,怕谁被哪方妖魔掳卷了去。云去矣,互相观望着拍手大笑,因为每个人都湿漉漉的像雨后松柏一样清新。

  穹窿山是吴中群山之首,既雄且秀,那里是江南一大道教圣地,山上的上真观与苏州城里的玄妙观齐名,从前香火极旺,号“穹窿福地”,鼎盛时山上有五千余间房屋,可惜被日本鬼子炸毁了大半,后逢“十年浩劫”,几乎拆个精光。六十年代初,我们登临时余威尚存,一座金璧辉煌的弥罗宝阁令人叹为观止。庙祝起始不让我们入阁观瞻,见我们这些中学生一片诚心,就开锁引导我们入内瞻仰太上老君和玉皇大帝塑像风采。

  花山之巅还有巨石兀立,是为莲花峰。这巨石上宽下窄,状如陀螺,亦如莲花,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游人皆望而生畏,我们却不知哪来的功夫,一个个攀了上去。若干年后我再度登临,望之不禁咂舌——这数丈高的一块怪石,当初是怎样攀上去的呢?记得当年还是同学家骅,第一个如猱猴跃登其上,然后下托上拉,十余人次第攀上。学子登莲花,这好像是个预言,后来我们这些同学都有些出息,家骅出国深造,更是占了鳌头。

  学生时代的刻苦耐劳与冒险精神,或许能在往后的人生道路上留下长远影响,这一点我们是深有体会的。现在,昔日的同学少年虽届“古稀”之年,犹能保持那么一股锐气,这是不是当年远足的赐予呢?(吴翼民)

[责任编辑: 郭菲菲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71121234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