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时间或者仅是无涯荒野 变幻叠加的也许只是空间

2017年07月04日 18:00:33 来源: 中华文化报

  读清人张潮《幽梦影》,被这个书名所吸引,幽梦是梦的深处吧,影,该是梦的影子还是被梦者的梦中之梦?

  无端想起苏轼:“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至此情深可有止境?

  飘零于世间,我们都是梦者,梦者比被梦者辛苦,梦是无可控的牵引,牵引宇宙的能量,照亮幽处的那个人。

  情感是人内心的幽微通道,可通向另一个人、可通向万物,甚至宇宙。

  苏轼通向了哪里?莫不是《念奴娇·赤壁怀古》中那个当日的周郎;莫不是回首萧瑟处的也无风雨也无晴;莫不是痛饮时,今夜送归灯火冷;又莫非: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这里的高处是云天之外吗?这个通道去向的可是另一重?

  或者苏轼通向的那些个幽微处,是内心与诗共同构建的抵达,现实中甚至无从寻起。

  不喜那些俗常的对其诗的注解,不喜了解太多背景或事件时再读他的诗,喜欢偶然相逢般地遇到他的文字,素昧平生却有至深打动;或像故友那样相遇,再次打动。试想,曾经,章质夫读到“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时该是怎样的感知?或者诗带来的从来都超于人所能带来的。

  对于苏轼,诗词是他内在能量的发散形式,这个形式足以打动世界,然而,他的形式不止于此,更显现为书法、绘画,甚至造园、置景……或者为官从政,亦是他观念艺术的一部分。昔年的黄州,让他有了风靡千古的名号,有了“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的书法珍品《寒食帖》;有了《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卷起的千堆雪。而杭州,他让西湖呈现出那道诗意的苏堤,假若苏堤是他的装置艺术,那么三潭印月该是他移形幻影的取景器,打破空间,直取天上月。

  如果说世人的普遍理想是让生活艺术化,那么苏轼的生活本身就是艺术。书法上,虽习帖,却旨在创造,取法众家,通今博古,自成精妙,并以深厚的内里链接古今,再加上天才的艺术感知,形成独特的自我风格,成为宋时位列苏、黄、米、蔡四大家之首。艺术皆是相通的,书法上的觉知,他自然地用到绘画上,画就画吧,偏偏就画成了中国文人画的奠基者,一句“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把绘画从求形似直接提升至意境审美状态,融诗书画为一体,开创文人画全新格局。试想,书法、诗文、学养、体悟纵深到何种层级方能到此境。

  再看《潇湘竹石图》就不奇怪极简的画面缘何生发别样的张力,或者,反常化直接对接生命的知觉。苏轼的极简,显然是掌握万象后的高度提纯,他透过物象抵达的是境界、修为、状态和形式的统一体,如果说极简不同于传统绘画里的取舍,其属性是现代性,那么,苏轼未尝不是一个具有现代性的古人。

  细算来苏轼的极简比欧洲的极简派艺术早了太多年,欧洲的极简思潮不过是始于二战后,也许,一个极具灵性的创造者,他的观念与时间无关,他的存在是超时间的。

  蓦然想起苏诗曾云:“不可居无竹。”遥想当年他居所的窗前映着的竹影本就是诗性呈现,那个他曾写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明月夜,那夜的竹定是知己,与他共享那份由深情构筑的思之荒野。

  也许每个人在某时都会有一份思之荒野,只是它的容纳和关照不同,空间自然不同。情感之所以迷人,或许是因它扩出了现实之外的空间,重叠于精神,让存在于现实的人蓦然间体会到另外的维度,于此,情感是人最易得的精神存在,我们迷恋情感,太多时候亦说不清我们迷恋的是情感本身,还是被它所带入的那个空间。

  回到创新,仿佛是苏轼的自然,除了书法、绘画,甚至烧个菜都能自成一派,不但成为宋时的流行式样,且持续至今;即便练个瑜伽也会创造性地改造成适应自己身心的体位,并与禅修打坐的心法共通,这亦是创新的极致状态吧。

  谈及观念,杜尚百年前主张的“所有皆艺术”,让艺术指向当代状态,这与近千年前苏轼的“凡物皆有可观”的审美范式基本上是一场跨时空的对接,让此刻的我们反思,当我们还在探究什么是艺术时,当我们还在为画什么而苦时,或者因为思维还在物理层面,物象成为阻滞,是无法到空灵或对接时代的,又或者,是“苦”得还不够,但显然,“苦”不是艺术的本质,高级的艺术状态消解“苦”。

  许多时候我们可能会觉得时代已进入多元,我们已在科技时代,可是我们真的只是置身于科技中吗?霍金不久前曾忧郁地说过:我们已经拥有毁灭这个星球的能力,可是还未创造出逃离这个星球的能力。是的,科技带来便利的同时,这个世界已回不去曾经的天地人状态了,有时想,人类在忙着寻找类地行星之时,是否也曾关照我们是从从前走来的,可是我们已失却“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意象。从机器人赢了围棋高手、“小冰”出了诗集、人类有可能复制自己,甚至开始探索肉身不死……我们是否也该思考人的思想如何对接时空,科技不只是为了赢得便利,更是为了扩展物理空间之外的探究,在有形里探究无形,这或者更等同于哲学问题,又或者,世界的原本不只是你我所看到的。

  想起幼时读过的某篇古代传奇:一座仙山从江海中飘过,云气缭绕,岸上人竟能看清山上的桃花和花下的人,甚至能闻到酒香和看到他们的微笑,飘忽而过,如梦不留痕……

  世界的本真到底是何样?

  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座神秘的桃花源。苏轼的桃花源,也许在他的艺术里,在他的诗酒茶里,在他的知己里,在他历经苦辛和所思里,隔了千年再看过去,仍是灵动和深切的,想象他当日伫立江畔,高唱大江东去,那是现实空间难以再现的至真情境吧。

  此时你是否也会像我一样去思考,何处是我们的桃花源?

  时空转换,分明又看到苏轼,只见那日他微醺时在素色长衫上写满行书,大步于街头,衣袂飘飘,就连春风亦不及他的神采……那又会引发另一轮时尚吧?隔了长长的岁月再看过去,那仍是一场撼人心的行为艺术。

  大江东去的歌声仿佛一直未歇,他在自己所建构的精神空间里流转,深远如他时这世间可有寂寞?他用那张传说中的雷琴抚出的可是《高山流水》的情境,还是那首相关离愁的《阳关曲》?

  时空相隔,他或者早已消逝在时间里,然而他的那些个光华仍在他的诗里、在岁月的烟云中灵光闪耀,映照幽微通道,映照某一个人……

  收到朋友短信,说他在江南,正烟雨……很想问是否在西湖,未及问,他已发来了图片,是一座江南的古老院落,芭蕉和不知名的树,生长得铺天盖地,旧年的白墙满是斑驳,他信中说:烟雨江南,五月即逝。千廊回转,蕉雨穿石。

  他发的最后一张照片是在飞机上拍的,苍厚的云层,湛蓝的天空,飞机的一截翅膀划过,没人说得清这是在哪里,没人说得清这是要去向哪里。

  明天即将到眉山,那是他的故乡,许多未知和想象的生发地,那里富足、浪漫、温润、才情……微雨之中,烟云聚散,眉山,莫不是古传奇中的那座仙山的原形?想黛色远山,微茫时最见性情,让人分不清这是哪一处。

  莫名想起他那句:“书到今生读已迟。”仿佛看见上一世的谁在山间劳作,上上一世的书还未读完,那个道别的人是谁?是你还是我?

  时间或者仅是无涯荒野,变幻叠加的也许只是空间。(张瑜娟)

[责任编辑: 强瑞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126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