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到了沙漠在红崖山水库面前 才懂得珍惜两个字

2017年07月04日 18:00:33 来源: 中华文化报

  河西走廊,风最多的时候,是春天。

  空寂的沙漠里,来来回回飘荡着风的声音——那是一种干燥的、枯萎的、荒芜的声音。它一路摧枯拉朽,吸附掉大地上的一切,包括水分、村庄里骆驼的鸣叫、野鸟轻微的扑棱声。河西人说,针尖大的孔,椽子粗的风。

  民勤,四野里黄沉沉的,田地里土被风刮得酥软,就要春耕了。有人点燃地埂上的枯草,蓝色的火苗微弱地扑朔、后退,慢慢退出一绺儿黑色的焦痕。离开地面的薄烟脚下一滑,卷入黄风里去了。呼呼,呼呼,只有一种声音在翻越河西走廊。时间似乎很慢,贯穿了所有的寂寥,只剩下忽远忽近的风。

  水渠里悄悄滑下来一种清凉的颜色,蛇一样晃动着脑袋,绵延而至,发出低低的哗哗声,渠边散步的小野兽吓了一跳。几只羊闻见水的味道,踩着碎步子赶来,低头饮水。旷野,分岔的小路,树影、水渠——在蒙蒙的天气里,皆为梦幻。

  红崖山水库,云层低垂。开闸的水,白花花的,斜斜伸向下游,缠绕在大野里。这座沙漠水库寂寥、清寂,闪耀着大片泛青的水色。水鸟钻出水面,踩着水皮滑动几下,猛然抖掉羽毛上的水珠,发出它自己才能听见的滴答声。可能也有大鱼,藏在深水里,不声不响。也许在清晨,可以捕捉到它们跳出水面的泼刺声,只是轻微一阵,就消失了。

  从天空里遥遥飘落的雪,集结在雪域深山的岩石上、峭壁上。春天冰雪消融,潺潺流下,汇集到石羊河,流淌到红崖山水库。夏秋深山的雨滴寄身在草木上,颤巍巍的,一跳一跳。雨水一多,就隔山隔水一路跋涉,也迁徙到红崖山水库。一座水库,独在沙漠里,简直有些远离尘嚣的清净意味。

  世上有多少美好的植物,遇见沙漠都会戛然而止。红崖山水库,独在沙漠里,被风呛了一口,又一口,还是初心不改,细数大漠风沙驼铃声,陪伴着白发苍苍的胡杨,也守护着衣襟下的一草一木。

  水库大坝外,是人工栽植的沙生植物。林间,铺在地上的碎石子洇出几分潮气,青苔覆盖了石头。远处,压沙人唱着民间小调,翻越沙丘,栽下一束束麦草“草方格”,种好一枝一枝的花棒苗。身影忽远忽近。春日将尽,风沙也将尽。这些借居在沙漠里的新生植物,梢头结露,也将盘枝错叶,自在地享受红崖山水库的滋养。

  人何其渺小,自然何其浩荡。不到沙漠,难以觉察。到了沙漠,扑面苍凉荒芜,身处绝地,尘世的那点烦忧,在茫茫沙漠面前不值一提。也是到了沙漠,在红崖山水库面前,在蒙蒙的水气弥散里,才懂得珍惜两个字。在偌大的寂静里,能听到一种悠然的生命之音,在内心破壳而出。(刘梅花)

[责任编辑: 强瑞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1261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