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毛井,一场与时间的较量——采油三厂整治环保遗留问题纪事

www.nx.xinhuanet.com   2017年07月12日 来源: 新华网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大水坑镇牛毛井自然村东边不远处,有一个污水池,它是石油工业在宁东草原上留下的一块疤痕。从2017年5月起,一场采油三厂倾全厂之力、与时间赛跑的环保战在这里打响。

  责任,从未忘记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

  环境污染并非新话题,这是当下国民甚至是世界面临的普遍问题。在采油三厂,污染问题从未像现在这样引起普遍关注,对污染的整治力度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大。2015年1月1日,新《环境保护法》颁布实施后,采油三厂各项整治措施环环相扣、步步紧逼,大有与污染一拼到底的气势。这一切无不意味着,为保护碧水蓝天、为民众身体健康、为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采三人已经全面向污染宣战,向一切污染行为亮剑。而与此同时,一场围绕牛毛井污水池治理的攻坚战正拉开帷幕。

  牛毛井污水池,长约550米、宽约350米,占地面积约181亩,它属于石油工业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形成的疤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长庆油田在盐池县开始大规模的石油工业开发建设,牛毛井集中处理站于1978年建成并投入使用,储罐污水、生活污水排放至站外一处由专家选定的区域,该区域底部为胶泥层和石膏层,防渗能力强,具备建设污水蒸发池的条件。原长庆石油勘探局采油三厂集输大队与大水坑镇政府及牛毛井村委会协商同意后修建该污水蒸发池。1978年至1995年期间,站内储罐污水和生活污水直接通过管道排入池内。1995年,建成污水回注系统,站内污水回注,牛毛井污水蒸发池停用。

  是历史问题,但采三人决不回避!2015年新《环境保护法》实施伊始,他们立即组织开展环境污染大排查活动,发现了牛毛井的污水水蒸发池,在迅速向自治区、吴忠市、盐池县三级环保部门及长庆油田公司报告情况的同时,积极着手治理准备。

  由于目前国内对此类污水池治理及土壤修复的技术尚不成熟,经多方调研考察后,2015年7月3日,采油三厂委托西南石油大学设计研究院,开展场地的勘察、分析与调研工作;9月9日,《牛毛井污水池治理方案可研报告》编制完成;10月20日至11月8日完成了现场样品采集工作;12月18日完成初步数据分析工作。12月,先期开展截洪治理工程,修建洼地东侧、应急池南侧排水设施,控制四面雨水进入洼地和池内,防止二次污染。

  2016年3月29日,油田公司要求采油三厂开展先导性试验,从经济、技术两个方面进行定量和定性对比。4月25日,采油三厂明确了污水池环境整治按“三年三步走”的总体思路,采取池外植被恢复,池内微生物降解、制砖、建应急池等措施开展先导性试验,分期进行治理。即:2016年开展微生物降解、油泥固化及TPS热处理技术试验等工作;2017年,根据试验情况确定治理方案,并组织实施;2018年,完成治理,对治理效果进行评价。当年,先后开展了300方的含油污泥固化制砖试验,500吨含油污泥微生物现场降解试验。

  正当采油三厂按“三年三步走”的总体思路规划实施整治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整体计划的步伐。时间变得异常紧迫,形势急转直下,压力前所未有。

  压力,重于泰山

  2016年7月12日至8月12日,中央第八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督察组还对发现的问题线索进行了梳理,将按有关规定向自治区党委、政府移交,其中,牛毛井污水池问题赫然在列!

  自2016年7月至2017年5月,吴忠市环保局、公安局、经发局,盐池县政府、环林局、资源能源服务中心等多个属地部门,先后13次采取发函督办、联合执法、约谈询问企业负责人的方式,要求限期一年完成污水池治理,并一再强调必须加快治理进度,确保按期销号。

  原来三年的治理计划面临被彻底打乱的困局,怎么办?厂长沈复孝眉头紧锁地进行了一番深思熟虑后,毅然决然地做出了“要认真贯彻各级政府指示和油田公司要求,举全厂之力,不惜一切代价,克服一切困难,加快施工组织”的决定。从这一刻起,讲政治、顾大局,坚决整治环保遗留问题,成为采三人的行动和自觉。

  非常规时期必采取非常规措施。2017年5月12日,采油三厂在大水坑基地召开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专题会议,进一步扩编厂重点工程项目组人员,工程项目管理室、安全环保科、对外协调科、计划科、企管法规科、工艺研究所、概预算管理站、大水坑作业区、红井子作业区等9个部门和单位抽调的人员各司其职、协同作战、齐头并进、全力保障。会议一再强调,“必须在6月30日前完成所有治理工作,这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任务!”那一刻的会场上下,弥漫着“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决心和激昂。抢时间、抓进度成为迫在眉睫之举,这场与时间赛跑的治理攻坚战,决不能输!

  治理,刻不容缓

  25万方含油泥土需要转运,6.4万平方米的污染阻隔层需要铺设,220亩的土地需要植被恢复,工程预算资金高达近亿元,在如此浩大而艰巨的工作量面前,采油三厂昂然亮剑。将“三年三步走”治理规划向“一年并步走”压缩,建立项目、资金审批“绿色通道”,特事特办,全力加快工作进度。

  牛毛井现场前期所进行的现场试验和研究分析,曾有过4种治理技术方案,但均不能满足中央环保督察组提出的“2017年7月底限期完成整改”的治理要求。经咨询县、市局专家,借鉴中卫沙漠工业园区排污渗坑应急阻隔技术,初步确定治理方案为:“池内污染阻隔、池外植被恢复”。2017年2月28日,方案经吴忠市评审通过,在盐池县备案。同时,及时编制《牛毛井污水池治理可行性研究报告》,报送油田公司、股份公司审批通过,该项目正式立项、同意实施。

  一时间,沉寂已久的牛毛井污水池现场变成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大工地。工地门口,两行醒目的门联诠释着需要做的一切--“安全施工,保项目快速推进;科学治理,还草原碧水蓝天。”一台台施工机具、一支支工队快速进驻拉开战线,车轮喧嚣、人声鼎沸。时间不等人,为了抢时间、抓进度,施工工队换人不停机,昼夜连轴运转;工程监理全程到位。

  4月21日,将污水池划分为6个工作区,安排四家施工单位同步开展清理工作。

  5月7日,完成1800余米围墙建设工作,使污水池与外界隔离。

  5月22日,池内开始铺设从山东千里运送而来的防渗材料。

  5月30日,池外植被恢复整体工作完成,种植怪柳、芸芥等植物220亩。

  6月1日,开始油土转移贮存工作,完成污染阻隔建设区域转移贮存。

  6月15日,完成污染阻隔贮存库基底土方垫层铺设和护坡建设。 ......

  时间,按照节点一步步的运行,终于抢回来了!

  全力,抢回时间

  时间最大特点是一惟性,时不我待,时不我与,时不再来。数据和文字是最枯燥和无味的,背后的一个个人物才是最鲜活和生动的。

  为了抢回时间,重点工程项目组成员虎勇、于红宁,没黑没夜的盯守在工地上。初夏的时节,烈日当头炙晒,野外气温极高,他俩天天捂着长袖衣服,戴着帽子,汗流浃背,“不敢穿短袖呀,被晒怕了,刚开始没意识到,脸上和胳膊上的皮都掉了一层。”野外多风沙,施工转运的机具车辆又卷扬起漫天的尘土,口罩又成为一项防护用具,一次次地摘下安排工作说话,说完话再一次次的戴上。虎勇眼镜上的尘土总也擦不干净;于红宁说他的衣服必须天天换洗,不然看不出颜色来。

  为了抢回时间,项目组成员叶永红、曾志庆,每天在大水坑与盐池之间往返奔波,与属地地方政府和部门沟通协调对接,跑完这家跑那家,常常是为了一份备案、一份文件、一个公章而来回不停。从大水坑到盐池县的单趟车程为一小时左右,他们在车上花费的时间比晚上睡觉的时间还多,累了,就在车上打个盹。车上坐肿了腿,下车说破了嘴。叶永红说,“经常是刚从盐池回来,躺下想缓缓,地方上一个电话过来,说又需要什么什么,赶忙把车叫回来继续带上东西又赶过去。”那段时间,他们怕坐车,坐够了呀。

  为了抢回时间,常务副组长冯守兵在每天的例会上一次次的“当黑脸”。他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前一天各路汇报的次日计划完成的工作进度,每完成一项就打勾销项。他最不爱听的是讲困难的过程,“我只看结果,看是否踏上了时间节点,欠下了,就去抢回来!”工程困难出现较多的那几天,副组长王虎林的手机铃声此起彼伏,每天能接上百个电话,“午休?你躺下试试,一闭眼手机就响,根本不给你休息机会。”等到工程平顺后,手机来电骤然剧减,他居然还感觉不太习惯。

  不惜一切代价,克服一切困难,决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项项集思广益、费尽心机的举措。抢不回时间,采油三厂将留下永远的遗憾。那段时间,很多人黑了、瘦了,头上也平添了几多白发。天道酬勤,工期按序推进,时间抢回来了!

  在重点工程项目组宣布解散的那一时刻,副组长王虎林深有感触地说,“我们项目组是采三历史上最短命的项目组,很好,越短越好。”

  后记

  时间是最公平合理的,它从不多给谁一分,也不少给谁一分。如果说采油三厂这场与时间的较量是一场战役,那么这场战役必定是拼尽全力的短兵相接、刺刀见红。这场战役的持续长短,事关政治、事关大局,与时间打仗,只能赢、不能输,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正如6月14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党组成员刘可为来到牛毛井污水池现场查看环境整治工程实施情况时,厂长沈复孝掷地有声的承诺所说:“企业要牢固树立环保优先、绿色发展理念,自觉履行保护环境的责任,开发一个油田,留下一片绿色,造福一方群众,在为当地经济发展积极做贡献的同时,不能遗留任何环保问题,携手共建绿水青山、美丽富饶的盐池!”(付冰 杨幸)

(责任编辑: 郭菲菲)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71121307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