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房产旅游悦读西夏书画农牧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冬日里的记忆

2017年11月07日 17:33:01 来源: 宁夏日报

资料图片

  下了几场雨,初冬的迹象愈发明显了,干冷的空气在城市里窜来窜去,风呼呼地在夜半的窗外响起,听来屋顶都似有被掀翻的可能。

  若是在过去的冬日里,早已开始慌慌地囤菜了。街角常有小皮卡停驻着,一车的大白菜,或土豆或葱。成筐地被周围的住户买了,作为过冬必备的蔬菜。有了这些菜,心里是有底的,再寒冷的冬天也不怕。

  大白菜一半留着,可以炒菜、包饺子,另一半用来腌酸菜。北方人家家户户都有着腌酸菜的习惯,院子里最醒目的就是一口腌菜大缸了,被主人擦得锃亮。

  也曾看过姥爷腌菜,先把大白菜洗净沥干水分,一层层码在缸里,撒上粗盐粒,再倒入熬了花椒的水,最上层压了青石,过了一个月就可以食用,一缸的酸菜可以吃一个冬天。腌菜看似简单,每个人腌制出的味道却是大相径庭,有的是酸脆,有的则齁咸,老辈人说这跟手气有关。我很少看到姥姥腌酸菜,据说她小时抓过麻雀,坏了手气。也曾吃过一次,腌菜的味道真不敢恭维。

  酸菜羊肉在我看来,可谓是绝配。腌制过的白菜失了鲜活,多了酸咸之味,有些凉性。而羊肉是热性的,它的腻裹了酸菜的寡淡,也中和了酸菜的凉,再撒上辣椒面,那味道是整个冬季里绝美的。酸菜在缸里日益减少着,需得伸了半个胳膊才能捞到,姥姥却是舍不得倒掉那大半的酸菜汁,如宝贝一样地储存着,尽管那酸汁里起了白色的沫。姥姥说,这是解煤烟味的良药,我是不大信的。

  但后来,我被煤烟打过一次,晕乎乎的还有点恶心。姥姥二话不说,就去酸菜缸里舀了碗酸菜汁,硬逼着我灌了进去。酸凉的汁水驱散了反胃,又呼吸了新鲜的空气,人清爽了不少。不仅对姥姥的智慧佩服有加,对那口酸菜缸也更加爱护了。

  已经很久没有囤菜了,酸菜也从日常的菜谱里退了下来,家里的腌菜缸早已失了踪迹,市场上看到卖的酸菜,也只是餐桌上偶尔的点缀。

  我却还是喜欢酸菜的味道,它是那些年里最好的味道,无法忘怀。文/阿棉(银川)

[责任编辑: 郭菲菲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71121919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