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房产旅游悦读西夏书画农牧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寂寞风霜何所惧 责任在肩心无憾

2018年02月14日 10:36:59 来源: 宁夏新闻网

寻访六盘山上气象人

  脚下是一冬积雪,四面是寒风如刀,远处是繁华灯影,心头是漫漫孤寂……在立春后最冷的日子,我们来到快“50岁”的六盘山国家基准气候站(以下简称六盘山气象站),这是宁夏最艰苦也是唯一的高山气象站,属于全国一类艰苦站。在这个海拔2841米的地方,有一群气象观测人习惯了更严酷的雨雪风霜,习惯了难捱的寂寞,默默坚守,执着工作。

  六盘山气象站的工作人员冒着冰冷刺骨的寒风检查维护气象设备。

  2月11日19时45分,当天值班气象观测员马强披着浓浓的夜色,冒着六盘山顶冰冷刺骨的寒风来到地面气象观测场,动作娴熟地打开日照计更换日照自记纸,该设备主要记录每天的日照时数。之后,他又将一旁的小型蒸发皿轻轻收起,这是用来观测当天蒸发量的设备。整个过程用时不过5分钟,站在旁边的记者感觉浑身已被冻透。“20时整,我们必须把这些气象观测数据准时上传到自治区气象局信息中心。”马强说。

  “气象观测是定时定点的工作,对时间的要求非常精细,必须不早不晚,数据才能精确。虽然气象站已基本实现自动信息化观测,但还有几项数据需要手动观测。”站在一旁的六盘山气象站站长贾永辉向我们解释。

  从人工观测到半自动化观测,再到新型自动气象站投入业务运行,年近五十的贾永辉见证了气象站信息化建设的全过程。这个与六盘山气象站同龄的男人和他的团队一样,宽厚坚韧,朴实无华。作为一站之长,贾永辉并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待遇。他的日常工作和大家一样,都承担着气象观测任务。唯一“例外”的是,其他同志都是7天一轮班,而他却是15天轮休一次。

  雪后的六盘山气象站。

  1990年,大学毕业的贾永辉来到了六盘山气象站,一干就是28年。气象观测站需要24小时值班,贾永辉和他的同事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观测、记录、上传数据。“这份工作活儿不重,但是很枯燥”,贾永辉告诉我们。一份份经他们手抄报出来的数据,经过上级气象部门的积累和统计,加工成气候资料,为农业、林业、水文等部门进行规划、设计和研究提供重要的参考。2015年,贾永辉获全国和自治区“先进工作者”称号。

  在山上,条件艰苦,气候严酷都不怕,最怕的是孤独。站里10位工作人员,每两人一组在山上值班,每7天换一组。“两个人说话已经说到无话可说的境界了”,已经在气象站工作了10年的罗进云说。远离城市的喧嚣,白天陪伴工作人员的是四季山谷里的松涛雨雪,是整日林间的鸟语窃窃;夜里陪伴他们的是狂啸的山风和澄清的星空,剩下的就是在漫漫长夜里对家的温暖深深的惦念。

  在这个气象站,不仅走出了全国先进工作者,还走出了参加南极科考的队员。“80后”气象观测员马强,凭着在气象行业职业竞赛中的优异表现,2014年被选拔为第31次南极科考队员。“在六盘山和南极,感觉其实是一样的。对气象人来说,枯燥的工作并不是最大的困难,最难的是面对常年的孤寂,唯有坚守,才能不忘初心”,马强说。

  荣誉和收获背后,是无法言说的酸楚。“这里的气象人有三大标配:胃病、风湿病和关节炎”,长期被风湿病困扰的观测员杨建明用一句玩笑话道出了气象人的辛酸。六盘山气象站常年处在高寒高湿的气候环境里,再加上海拔较高,不少工作人员不同程度患有胃病、风湿病和关节炎。“身体也成了天气预报的报警器,每逢要刮风下雨,不是这里酸疼,就是那里不对劲儿。”但是再难,他们也没想过放弃。

  “春节快到了,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能继续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干了一辈子气象工作,舍不得放下。”贾永辉质朴的新年愿望,道出了气象站所有汉子的心声。

  采访结束时,记者从2018年春节值班表中发现了站长贾永辉的名字……(记者 贺璐璐 杨丽 杨洲)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2418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