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房产旅游悦读西夏书画农牧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传统木版年画 留住门上的风景

2018年04月17日 11:59:32 来源: 银川晚报

  古时,每到年节,家家户户打扫房屋、清洗锅灶,小孩子们围着大人,看着一张张色彩艳丽的年画被刷上浆糊,贴在房前堂后的门上或灶前,年画上不同的图案有不同的寓意,或用来驱邪避祸,或祈盼来年的风调雨顺、合家安泰……年的浓郁气氛便在这一张张年画的映衬下,扑面而来。

  A 刻在木版年画里的回忆

  何振强是传统木版年画的传承人,在他的记忆中,爷爷印制的传统木版年画是童年里一抹不可磨灭的亮色,“小时候,每到11月份左右,家里便开始印制年画,过了腊八便拿到镇上的集市去卖,那个时候就是卖一对门神和灶神,卖上两到三分钱,谁家肯花钱买,就说明日子过得还挺富裕的。”何振强从小便跟着大人在集市上卖年画,“那个年代的小孩子特别喜欢年画,就站在旁边不走,一直盯着看,但是大人没有钱买,那是大人最难受的时候。”

  传统木版年画从选料、画稿到雕刻再到印刷,每一个环节都要求手艺人在日积月累中慢慢悟出来。“起稿时,在稿纸上做一个小的轮廓,根据木版的尺寸成倍地放大,将画样用铅笔勾在木版上然后用毛笔加粗,斜刀、平口刀在刻线版时交替使用,有时候一刀刻歪、刻断版就作废了,套色的时候颜色溢出也是不行的,第一次最好印,越到后面越难……”

  虽然雕刻技艺借助现代科技得到发展,但是传统的印制技艺仍让何振强赞叹不已,“北方的年画古朴厚重,红绿相配,大红大紫,色彩喜庆,颜色对比特别强烈”,以前走街串巷的货郎担的“百宝箱”里红色和绿色的染料,是做木版年画必不可少的原材料之一,“买染料的时候,货郎担就用比挖耳勺大不了多少的小勺子挖一勺,一小片一小片的,感觉像是结晶的样子,以前过春节馒头上点的红点,也是用这种染料点的,虽然现在几乎都使用了工业颜料,但是只有绿色我目前还在用,用一点水就可以化开很多。”何振强回忆道。

  B 被“遗忘”的东西最珍贵

  何振强的摊位上放着一段长条状的梨木,这是他从老家甘肃带回来的,“做木版年画找材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有很多木头也好刻,但是用的时间短,老家山上没有自来水,全靠天上的雨水,四十多年自然的生长、浇灌才长到碗口那么粗,这种梨木很细、很沉。”

  何振强说,木版年画入门很困难,还要有点天赋,但首先要心静,“我一坐下就三四个小时不起来,把外界的东西忘掉,好多年轻人来跟我说,‘师傅,我跟你学做吧’,我说可以,但是第一点就是要坐得住,不能玩手机。”三年前,有一位宁大的学生找到何振强学木版年画,时常通过微信向他请教有关制作木版年画的问题,“这个学生跟我说,等到毕业工作稳定后,首先要传播木版年画,我觉得现在还有年轻人愿意帮着我去传承、传播这项古老的技艺,我听到后真的很自豪。”

  何振强认为现在是传统技艺的过渡期,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没有衔接好,人们在接受现代文化的时候将传统技艺遗忘,等以后慢慢将这个过渡期走完,传统文化便会回归。“也许大家从心里就有疑问:科技这么发达,手艺能干什么?所以很多手艺就慢慢被遗忘了。”

  木版年画在现在还不是大众消费,老手艺仍需要发展与创新,要想真正做好传统木版年画,何振强说:“不仅需要好好挖掘,还要思考怎样让人们去接受,现在还是有很多人说‘纯手工的确实好’,是因为有些被遗忘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记者 张晓丽 实习记者 万圆文)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2695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