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房产旅游悦读西夏书画农牧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一把古琴从斫琴师手中生长出来

2018年07月10日 15:08:11 来源: 银川晚报

  采访刘华的前一天,银川下了场大雨。对于内行人来说,雨后是制作古琴的最佳时机,因为温度和湿度都刚刚好,做出的琴不易开裂,品质上乘,所以每逢这样的天气,刘华都会早早起床,将桌子搬到院里忙上一整天。现在学习古琴弹奏的人越来越少,会手工制作古琴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但对于今年刚满60岁的刘华来说,能继续传承这项老辈人留下的技艺,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正在制琴的刘华。

  1 世上无难事

  刘华祖籍甘肃,记忆中在母亲的家乡,人人都会做古代乐器,母亲也有一双巧手,古琴、琵琶和二胡都做得非常妙。虽然家中有制作乐器的渊源,但刘华真正开始接触古琴制作,要从10年前说起。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一曲悠然、空灵的古琴演奏,触动了刘华的心灵,开幕式后,制作那把古琴的王鹏火了,而刘华也就此迷上了古琴。

  和其他乐器不同,古琴的演奏没有明确的标准,虽然乐谱一模一样,但不同性格和脾气的人,理解的角度不同,弹出来的感觉也不尽相同,刘华说,自己喜欢古琴的自由。由于北方气候干燥,从南方运来的古琴都不太适应这种气候,虽然价格并不便宜,但不过半年时间木头就变形了,琴弦贴到面板上了。用刘华的话来说,这样就基本“废了”。

  刘华想,南方的琴“水土不服”,北方人做的琴应该问题不大,于是他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找到了王鹏位于大兴的钧天坊。刘华的运气很好,王鹏正巧在店里。“我远远地看到他在里屋做琴,就让服务人员替我转达,我大老远从宁夏来,宁夏会弹古琴的为数不多,弹得好的更是寥寥无几,我是专门来学习的。”刘华说。

  最终,他并没有在王鹏的店里挑到琴。“一两万的没看上,喜欢的太贵了,当时就下决心,干脆自己动手制作吧。”刘华说,没做之前,觉得制作古琴的工艺非常神秘,沉下心来才发现,世上无难事。

  上弦(资料图片)

  2 好琴需良材

  制作古琴在行内还有一个叫法——斫琴。刘华解释,斫,有刀劈斧砍的意思,可见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每一把琴都要经过选料、刨平、画线、锯型、挖膛、合琴、上配件、上灰胎、上弦等上百道工序,工期大约得两年左右。而光是选料,就融入了斫琴师的不少心血。

  记者随刘华来到院前左侧的房子,掀开帘子,看到几把还未做好的古琴挂在墙上。“这些木板是从老宅的大梁中取出来的,是陈年的老桐木。用来做古琴最好不过了。”刘华得意地说,斫琴用的木头很有讲究,并不是越名贵越好,比如红木就不宜制琴,因为密度高,音色死,共鸣少。最好是明清的老桐木和老杉木,这些木头,用刘华的话说“年轮通顺”,木头的密度均匀,音色也好。

  而且,这些古木在潮湿条件下含水率稳定在10%左右,对空气的湿度变化反应不大,这样的老木头做出的古琴,声音才会松透。“现在这样的木头越来越难找了,品质好的一块就要上千元了。”刘华说,多年来选木料的活,一直由自己的大学同学“代劳”。

  刘华是国家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就被分到了宁夏,开始做古琴的那一年刘华还未退休,没办法亲自找木材,就拜托经常下乡,同在水利系统工作的同学,每次听到什么地方拆房子了,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

  掏膛(资料图片)

  3 做琴可修心

  选好材料,便要做木胎,木胎的“腔体”结构要合理,跟琴弦的张力配合适度,才能有好的声音。刘华端起一块青桐木板子,像一个熟练的老木匠,眯着眼检查平整度。他说,一把好琴需要至少两年的“琢磨”,必须要耐住性子,这个过程就当修心了。

  木胎做好了,外面还要上一层灰胎,抑制它振动。“一个是充分振动,一个是不让它振动,这样才能调整出一个中庸的音色,也才能靠在儒家的正音上”,他说,这样的要求恰好符合“一阴一阳之谓道”。

  “很多上千年的古琴,它的颜色依旧深厚而温润,因为古琴用漆来自大自然的馈赠,是纯天然的生漆和鹿角粉末调和而成的,而生漆很有意思,它白如雪,红如血,黑如铁。”他解释道,刚从树上割下来的时候像乳汁一样,涂在古琴上充分氧化后变成血红色,等它充分干透了,就会变得黑亮,漆黑就是这么来的。

  刘华说,灰胎完全刮好,前后需要二十多遍,每次刮完都要等待干燥。这种干燥并不是纯粹晒干或者吹干,而要将古琴挂起来,让漆充分渗透到木头中,让这些琴在四季的风霜雪雨中,在大自然中生长成熟。(记者 闫茜)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3104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