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旅游悦读书画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在“说学逗唱”中讲好“宁夏故事”

2021年03月16日 11:24:03 来源: 宁夏日报

  一块醒木、一把折扇、一条手绢,长袍马褂……台上演员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台下观众笑声不断,掌声不绝,无需华丽的包装,只靠“说学逗唱”就能给观众带来欢乐,这便是相声艺术。

  如今,到茶馆听相声已成为不少银川市民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不知从何时起,许多银川人见面寒暄,多了这样一句询问:“今天,你听相声了吗?”工作之余,坐在茶馆里,泡上一杯茶,听上一段砚家班的本土相声,也不失为生活里的一份闲适。相声这门传统艺术缘何能在银川“生根发芽”,进而“茁壮成长”?近日,记者走进银川砚家班相声社一探究竟。

宁夏本土音乐人吴宁越(左)与马冬同台演出

  坚守阵地 让原汁原味的传统相声走进百姓生活

  2月27日晚,银川大阅城,距离演出还有30分钟,热心观众早已把砚家班相声茶馆挤得满满当当。走进砚家班,掀开门帘,背景墙上古色古香的青砖壁纸,观众席整齐的中式木质桌椅摆放其中,烘托出端庄、典雅的时代气息。相声表演还未开始,在后台一个不大的房间里,两名学员正在排练。砚家班创始人之一的马冬坐在一边指导:“这个包袱抖的不对,应该这么说,这段还应该加一些方言,就能更吸引观众了。”

  19时30分,演出正式开始,先前喧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双簧、对口相声、快板书、单口相声……形式还真不少。台上口若悬河、妙语连珠,一段段信手拈来的笑料,令台下观众捧腹大笑,一片叫好声……

  “我们的快乐,又回来了!”这是砚家班粉丝们的心声。今年春节前夕,砚家班发布2021“牛气冲天”开箱复演的消息后,不到24小时门票售罄,连开15场,仍是场场火爆。

  观众的“认可”,马冬倍加珍惜。他感慨道:“10年前创业时的举步维艰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宁夏不是相声的发源地,谁曾想到这门艺术会在这里‘生根发芽’,一路走来让我们更加体会到坚守的不易,也许今天的掌声就是对我们坚守10年最大的鼓励。”

  砚家班班主砚晨告诉记者,相声社的演员平均年龄30岁,相同的爱好将大家聚拢在一起,演员也并非都是宁夏人,其中三分之一是既会说普通话,又会一些宁夏话的外地青年。

砚家班班主王砚晨(左)在演出中

  更出乎意料的是,茶馆里“写相声、演相声、听相声”的几乎都是“80后”“90后”“00后”。当然,也有非“80后”“90后”“00后”的,演员中年龄最大的83岁,最小的年仅8岁。

  不仅是台上演员,台下观众也大部分是“80后”“90后”“00后”。王砚晨的铁杆粉丝——27岁的银川市民朱家彧告诉记者:“我觉得挺好的,到这里一乐,非常减压,平时工作非常忙,有必要释放一下。”

  退休职工丁斌柱,周末会约上挚友到茶馆品相声。在他看来,茶馆相声不仅可以娱乐自己,也是比较好的社交方式。丁斌柱说:“平日里会亲访友,或是招待客人,就会带他们来茶馆听相声,因为咱们宁夏相声风格独特,能够代表宁夏特色,请朋友来茶馆听相声,感觉既新鲜又有文化内涵。”

  观众年龄段跨度大,这让王砚晨感到欣慰。正式开业10年来,砚家班相声社已经累计接待观众近30万人次。

  潜心创作 让相声艺术在宁夏“生根发芽”

  王砚晨坦言,从砚家班相声社成立到现在,每天思考最多的就是,相声这门传统艺术如何才能在宁夏“生根发芽”,进而“茁壮成长”?

  “最艰难的时候只有三五个人来听相声,演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调研,王砚晨意识到,真正让宁夏观众接受并喜爱相声,要做的不只是坚持,没有合适的演出场地是本土相声发展的最大障碍。王砚晨脑海里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能不能向别人借一块免费的场地?当他把这一想法告诉其他演员时,大家都觉得是异想天开。

  王砚晨找到宁夏文化馆原馆长靳宗伟,细说了砚家班的境遇后,靳宗伟当即答应腾出200平方米的场地供砚家班免费使用,并把砚家班的相声纳入文化馆每年的义务演出和免费培训体系,这让王砚晨兴奋不已。

砚家班相声社唯一的专职女演员周嘉池(左)

  “台子搭好了,就看戏怎么唱。”为了适应各个年龄段观众的需求,王砚晨和演员们与时俱进,在传统相声中加入了许多宁夏元素吸引观众。

  演员吴砚萌说:“现在的相声创作更加要求在传承的基础上添加新元素。我们会经常跟互联网学习、跟年轻朋友学习,在相声创作中加入很多时尚的地方方言、网络语言等,以满足更多消费群体的欣赏需求。”

  “我们的相声最大的特点就是‘接地气’,因为年轻,和社会接触也多,把自己白天的趣闻轶事搬到晚上的舞台,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马冬说,为追求时尚感,在作品创作中常常运用漫画式的夸张表演,语言也紧扣社会热点,但依然是围绕“说、学、逗、唱”,因为最终目的是在创新的同时更好地回归传统、继承传统。

  2015年宁夏春晚,语言类节目《宁夏话》让砚家班家喻户晓,一时刷爆了朋友圈,也让马冬深深感受到文艺创作的重要性。为了完成《宁夏话》这部原创精品,马冬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然而,在马冬看来,这部作品火爆的背后,是他从事相声表演以来的艺术积淀,“从2011年开始,我从一个体育用品个体经营者,跨界来到相声社,我把自己的人生经历几乎都糅到了作品中,还是印证了那句老话,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砚家班举办相声大会

  自那以后,不论是在宁夏春晚,还是各个地方春晚,砚家班的每一位演员,都把打造原创精品作为核心,在砚家班每年的各类晚会演出中,将近80%的作品都是本土原创。“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致力于打造‘中国相声新码头’,让相声这门传统艺术成为宁夏新的文化符号,让最纯正的茶馆相声融入到每一位宁夏人的生活当中,‘让相声爱上宁夏,让宁夏爱上相声’,用相声这门传统艺术讲好‘宁夏故事’”王砚晨说。

  传承创新 让宁夏相声走向全国

  近年来,随着广播、电视、网络的发展,处于夹缝中的传统艺术都在寻找“出口”。没有例外,在砚家班相声社的舞台上,传统艺术同样经受着考验,引发了创作团队对相声艺术生存、发展和创新等问题的思考。

  “相声走出困境的关键在于找准定位,相声要从老百姓那儿来,又要回到老百姓跟前去。”砚家班相声社艺术顾问耿文卿说。

  今年83岁的耿文卿是西北曲艺的先行者、宁夏相声的奠基人,也是砚家班相声社年纪最大的相声表演艺术家。

  1981年,耿文卿策划并主演宁夏第一部相声剧《太平间的笑声》,并在全区巡回演出50多场,获得成功。随后,耿文卿建议曲艺团举办“宁夏相声大会”,让相声走出宁夏,到全国巡回演出。

  在耿文卿看来,宁夏相声也曾拥有辉煌的过去,经过几十年坎坷发展,直到砚家班成立,才让曾经落寞的相声“峰回路转”,相声艺术如今在宁夏依然如此受欢迎,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但他总有几分担忧。“观众喜欢只是一个表象,并不等于这门艺术可以走得更远,宁夏的相声演员太缺了,过去往往连一场小型的演出都凑不齐,怎么才能一石激起千层浪?”

砚家班相声《我来代言》登上2021年宁夏春晚

  2015年8月29日,相声第六代传人(从相声前辈朱绍文算起)耿文卿首开师门,破例收徒。砚家班相声演员马冬正式成为国内相声第七代传人。

  2年前,从宁夏大学毕业后,酷爱相声艺术的周嘉池放弃了食品检测工作,来到砚家班拜师学艺。经过几年磨炼,如今已成为砚家班唯一的专职女相声演员,每天晚上赶场子演相声成了周嘉池的专职工作,“我就是想凭实力告诉所有人,女生也可以说好相声”。

  近年来,在耿文卿的指点下,砚家班更加注重新人的培养,在演出之余,每年砚家班都会培养60多名相声爱好者。一些好苗子经过培养后,便留在了砚家班说相声,不断补充新鲜血液。还有一些青少年,则是逐步培养他们的兴趣和表演基础,力争考取曲艺学校,成为专业演员。

  有了人才的积累,砚家班亦有走出宁夏、走向全国的底气。2019年11月,由砚家班相声社演员王砚晨、吴砚萌表演的相声《我是诗人》登上天津卫视原创相声节目《笑礼相迎》。砚家班相声社根据传统相声改编的《我是诗人》,运用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曲艺表演方式,生动鲜活地展现了相声的独特魅力与韵味,两位演员结合时下流行歌曲与现实生活抖笑料包袱,赢得观众一致好评。

  在天津卫视的成功演出,让砚家班在全国相声界崭露头角。“相声艺术流行于京津冀,在天津有着很好的群众基础,亦有很多高水准的表演艺术家,在这样一个舞台上展现宁夏相声,通过相声去宣传宁夏,讲好‘宁夏故事’,我们年轻一代觉得非常自豪。”王砚晨说。

  不仅是登上天津卫视,近年来,砚家班还应邀参加了北京电视台“北京喜剧幽默大赛”,代表宁夏参加全国优秀曲艺节目展演活动,以及参加上海第二届讲好中国法治故事——全国曲艺展演活动……

  2020年5月,在银川大阅城运营方的邀请下,砚家班试水传统曲艺小剧场进驻现代化商业综合体,在商圈有限的展示空间里,将优秀的传统文化精髓,跨界多元的艺术形式,创新实验性的作品加以呈现,让传统文化于无声处浸润商圈。

  在今年春节宁夏新年俗文艺生活季活动中,砚家班参与其中,并策划启动“大咖来了”系列专场演出。邀请宁夏网红“小李飞叨·李洋”、戏剧导演李思遥、本土音乐人吴宁越等跨界说相声,这种连说带唱的创新模式带给观众全新的深度体验。

相声名家李松岩(右一)参加砚家班进驻商圈活动

  马冬告诉记者,相声创作人员匮乏,作品创新力不足,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发展节奏,致使老艺术与新生活脱节,这是相声界普遍存在的问题。“令人欣慰的是,经过10年的坚持创新,目前砚家班的相声不单有传统相声,还运用各种舞台表现手段进行创新,内容和形式丰富多彩。”马冬说。

  砚家班这种茶馆相声热还能持续多久?当问及砚家班的几位演员时,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银川的普通话普及的非常好,相声土壤很深厚,只要坚持不断地创作,就一定能发扬光大。”

  王砚晨说,茶馆相声复兴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因为茶馆相声表演注重现场感,以及演员和观众的互动。演员都是“人来疯”,台下观众反应越热烈,演员表演就越起劲。如果演员表演精彩,观众每每会送上花篮以示祝贺。收到花篮是相声演员的荣誉,他们会更加卖力地表演。人抬人高,是相声表演所需要的一种氛围,茶馆相声的复兴正是回归到了相声原生态的形式,而且实践证明,这种形式正是相声发展非常适合的土壤。

  从2011年创办之初(前身为“连兴社”相声茶馆)的5名演员到现在的16位专业演员,从50多段节目到现在将近200多个作品,从默默无闻,到现在的小有名气,越来越多的观众愿意买票走进小剧场观看演出,这样的演出一年就有近720场。除了固定演出外,100余场的各类公益演出、连续6年的宁夏春晚舞台上也都有砚家班的身影。

  王砚晨说,只有演员的素质高了,能力强了,才能更好地推动宁夏相声的发展。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我们始终在尝试让更多的年轻人走进茶馆,欣赏传统曲艺。我们还将结合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重大现实题材进一步加强文艺创作,用文艺精品反映时代精神,让传统相声艺术讲好新故事,让优秀的传统文化在新时代焕发生机。”王砚晨说。(记者 王刚)

[责任编辑: 姜雪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216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