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宁夏篇]精准路径拔“穷根”

2017年03月21日 07:55:45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银川3月20日电 题:[治国理政新实践·宁夏篇]精准路径拔“穷根”——宁夏脱贫攻坚核心区见闻

  新华社记者陈晓虎 邹欣媛

  干部包户帮扶,施工队整修村道,电商扫码“土蜂蜜”,忙碌景象随处入眼。不唱“独角戏”,实现“整体推”;少了“等靠要”,多了“我要富”。宁夏西海固贫困村的喜人变化,让当地精准扶贫奔小康进一步提速。

  “多渠道进水” 主动帮扶出新招

  西海固是革命老区、贫困山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区,是国家确定的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是宁夏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和核心区。包括固原市原州区、西吉县、隆德县、泾源县、彭阳县,中卫市海原县,以及吴忠市同心县、盐池县、红寺堡区,人口206.3万,占宁夏人口近三分之一,其中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宁夏38.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的81.7%。

  在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头营镇石羊村,马万武给肉牛添加饲草(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三月初春,空气清新,红色瓦房格外醒目,水泥小道入户,孩子们在修葺一新的村广场上玩耍戏闹。隆德县联财镇赵楼村74岁老支书赵效杰告诉记者,现在的村貌,跟上世纪90年代末,村里全是土坯房、人畜吃水都困难的情形相比,真是想也不敢想。

  随着近两年中央精准扶贫政策的实施,日前赵楼村有了3家农业合作社,自来水入户,互联网进村,好事接踵而来。“原来忙活一年也难有活钱,现在人均收入达7000多元。”赵效杰说。

  缘何赵楼村有此巨变?自治区党委常委、固原市委书记纪峥说,我们在实施精准扶贫政策时,一改过去“撒胡椒面”的做法,将各种扶贫项目与资金打包投放,尝试“多个渠道进水、一个池子蓄水”,组合出拳,精准发力。

  “打包8个部门的1700多万元资金,统一由乡镇负责投入到赵楼村。”联财镇副书记袁亚亚清晰地算起账来,扶贫办500多万,城建局90万,文化局300万,水利局100万,村民院墙砌护等500万……

  自治区扶贫办主任梁积裕告诉记者,西海固正努力将扶贫开发、金融支持、产业发展、教育文化、社会保障和城乡一体化政策等捆绑聚焦贫困乡村,仅固原市去年村均投入达1000万元以上,实现整村推进与区域发展互促互进。

  “好政策要用好,贫困群众才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固原市扶贫办主任陈宇青说,市、县、乡、村以及各部门形成“扶贫智囊团”,一批中青年党员干部也驻扎在贫困村帮助人们脱贫致富。

  记者走进海原县西安镇园河村,驻村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镇专职扶贫干部和村两委,正聚在一起讨论新一年的脱贫规划。

  “以前脑子没想法,即使有点想法还没干就打退堂鼓了。”村支书何文海说,现在村里来了“扶贫智囊团”,还有了“村支部+合作社+基地+农户”的发展模式,10名党组织带头人和16名致富带头人冲在前面,带领贫困户订单种植小茴香、加入种养合作社,村里奔小康的劲头越来越足了。

  修“产业内力” 授之以渔强带动

  在宁夏西吉县吉强镇套子湾村,农户查看温室大棚里种植的辣椒(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冷凉蔬菜、土蜂养殖、乡村旅游、苦水枸杞、油用牡丹……多元富民产业正在西海固铺开,让人眼前一亮。

  在西吉县向丰家庭农场,高6米的现代化牛棚,养殖着千余头安格斯牛,牛粪通过装置加工成有机肥,既自用又外售,附近贫困户还能托管代养母牛。

  盐池县惠安堡大坝村贫困户张德礼自身残疾,妻子常年患病。在精准帮扶下,他放弃种玉米试种黄花菜:“种玉米1亩纯收入只落一二百元,3年以上的黄花1亩能挣四五千元。”

  要让迈出第一步的贫困户不退步、不走偏,少不了引导和保护。盐池县委书记滑志敏说,黄花种植前3年收益少,全县按比例分三年给建档立卡贫困户每亩900元补贴;还鼓励他们前两年套种黑豆、黄豆,补贴滴灌改造,保产节水;去年更是推出黄花种植保险,只需每亩出资12元,就能减少因灾造成的损失。

  在海原县关桥乡,沿路两侧甜瓜、硒砂瓜棚并行。这个覆盖周边2.5万亩的瓜产业,让贫困户在家门口端起了“铁饭碗”。“因为产业对路、品牌效应,我们不愁卖,一个棚能赚3000多元。”贫困户贺连明现有8个瓜棚,靠卖瓜就能养活全家。

  少了“等靠要” 奋力奔小康

  “两场酒、一场麻将、一身新衣,扶贫款就花光了!白给的不心疼,今年花明年有!”盐池县曾记畔村支书朱玉国对过去一些老百姓“等靠要”的心态记忆犹新。“扶贫的下蛋鸡吃肉了”“帮扶的羊给卖了”一度成为西海固地区越帮越穷的真实写照。

  盐池县王乐井乡曾记畔村村民鲁永胜在喂羊(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 李然 摄

  现在“干了才帮,不干不给”,精准扶贫政策让政府的一头热变成群众想要富。同心县委书记马洪海说,比如在一些适合养羊的乡镇,我们要求有养殖意愿的贫困户建好羊圈、羊补栏,干部验收后,才分次发放扶贫款补贴,目的就是引导群众,“扶贫不扶懒,扶贫要扶志。”

  “政府把我们从窑山深处扶贫移民搬迁到县城附近的惠安村,乡亲们现在比着发展,发展慢了会觉得脸上无光。”同心县60岁的马全华除了养牛,还坚持就近打工。记者看到,他家宽敞的客厅带着淋浴间,厨房和餐厅分区,整体橱柜、电器齐备,与城里人的生活并无两样。

  一些扶贫干部告诉记者,现在贫困户总是找我们要干这干那,我们生怕自己学习不够,每天都在研究扶贫政策,想方设法找脱贫路子。

  在贫困村采访时,有些贫困户对精准扶贫的好政策扳着指头数,比如危房改造每户补贴2.2万元,苗木种植每亩补贴300元,新建牛棚每平方米补贴80元等;有些领着记者看存栏的牛羊,育好的苗木,政府补贴新建的房子;有些还希望记者给他们的“土蜂蜜”、冷凉蔬菜、高原土豆等绿色农业多做宣传。

  精准扶贫的“造血”功能,让西海固“等靠要”的少了。脱贫,脱掉的不仅仅是贫困户物质方面的匮乏,更为重要的是激发了他们奔小康、有想法的精神之变。(完)

[责任编辑: 强瑞华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2112066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