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政务市县图片视频访谈廉政专题房产旅游汽车时尚悦读回乡西夏枸杞书画农牧电力
宁夏频道 > > 正文

“蔡川经验”创新深度贫困区“信用脱贫”

2017年09月03日 10:14:56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宁夏固原市泾源县泾河源镇泾光村贫困户马仓娃在牛棚喂牛(8月24日摄)王鹏摄

  宁夏西海固六盘山区蔡川村是一个典型的纯回民村,被称为“山沟里的山沟”,十年九旱,土地贫瘠,曾是西海固最贫困的乡村之一。2002年封山禁牧后,当地传统养羊产业受到制约,部分村民变卖牛羊外出打工,村民一度感觉脱贫无望。2008年,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宁夏分行选择蔡川村试点,推动邮储小额贷款与金融扶贫结合。这一驻扎就是十年。截至今年7月末,这家银行在蔡川村累计发放扶贫贷款2836笔1.12亿元,创造了“十年零坏账”的信用奇迹。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发现,该行将农村社会熟人资源、基层政权组织资源、合作社产业资源组合转化为现代金融的“信用资源”,为金融扶贫探索了一条新路,被称为“蔡川经验”。

  如今,“蔡川经验”通过整村推进,已扩大到宁夏302个贫困村,惠及贫困农户2.7万户,固原市以蔡川模式为基础,同步引入政府担保,创新风险补偿机制,撬动金融资金超过40亿元投入脱贫攻坚。深度贫困地区群众的“信用金矿”资源被系统开掘后,催化了产业发展与脱贫致富,唤醒了贫困地区群众的市场经济意识。

  “能人信用”创新金融扶贫模式

  面对贫困村存在的信用风险,邮储银行第一步是创新联保方式,采用村干部、养殖能手等任意3户联保的形式给农户贷款。2008年首先给13户村民贷款17万元,开启了肉牛养殖的探索之路。

  “三户联保实质上是把有技术、有能力、有资产的富裕农户的信用,通过亲戚熟人等纽带,借给有脱贫积极性的贫困户,实现信用转移。”蔡川村主任马金国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一年下来,贷款农户均增收超过1万元,且全部按时还款,这激发了村里其他村民脱贫的信心。

  村民贷款脱贫积极性高涨,需要信用迅速扩张。此时,邮储银行与地方合作迈出第二步:扩大“合作社+致富能人”的带动作用,满足贫困户的信用需求。

  一方面,邮储银行通过支持蔡川村建立的“金羚牲畜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来构建可靠的小团队信用保障机制。

  合作社的信用保障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为社员提供品种选育、养殖技术和市场销售等服务,提高村民的养殖技能,减小市场风险;二是负责农户借款的用途审查和监督管理。由于合作社理事会员对每户农民的财产状况相当熟悉,银行向农户放贷时,合作社可以充当“过滤网”。一旦发生贷款逾期,合作社也可利用合作基金垫付还款,化解农户信用风险。

  另一方面,蔡川村发挥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把村干部、党员、养殖大户作为致富带动能手,引导农户与他们组建功能型党小组,创办合作组织,为贫困户担保,提高群众的组织化程度。

  合作社与致富能人组织的带动,大大提高了农户偿贷能力,满足了贫困户贷款需求。将原先面对单个农户的零售业务转向面对合作社的批发业务,也降低了银行的贷款成本。

  金羚牲畜养殖专业合作社成员已从13户发展到现在的382户,单笔贷款额度由最初的5000元增加到15万元。同时,合作社走出蔡川村,采用“地域相邻、产业相似”的方针,带动周边其他村300多户农民发展种养殖业,实现了以养促农、以牧兴农的农村发展模式。

  “蔡川经验”打造产业引领+能人(合作社)带动+金融帮扶的金融扶贫模式,将“能人信用”扩张覆盖到贫困户上,弥补了贫困户生产“缺资金、缺产业、缺技术、缺抵押物”的四块短板,激发了产业活力,形成了“小贷跟着穷人走、穷人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产业走”的致富带动效应。

  制度组合培植“信用金矿”

  “以前一年收入几千块,房子都是借钱盖的,穷得很啊。”蔡川村村民海德富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作为合作社第一批成员,自己从最初贷款1万元,到现在贷款15万元,养牛规模越来越大,早早脱了贫。

  “自己家没装防盗门,牛棚得装,9头牛是我家最大的资产,可得看好,丢了没法给银行还贷款了。”海德富笑容灿烂。

  在蔡川村,用信、重信、守信已成为共识。“农村社会圈子小、亲戚连带,长期以来形成熟人圈,互相之间‘贴身监督’,约束贷款户很管用。”邮储银行宁夏分行行长赵志刚说。

  “蔡川经验”在一村成功后,要在更广大的范围内推广,需要将信用体系制度化。2014年,借助地方政府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实行评级授信的政策,邮储银行宁夏分行联合乡、村对农户摸底、评审,建立适合农村贫困户的信用评价体系。

  这个体系的基础是村信用评级协会,由四部分人组成。一是金融机构信贷员,负责专业审核;二是各级干部及村两委,保证评级的权威性,把政策关;三是致富领头人或合作社,由他们提供对贫困户发展产业的支持与判断;最后,在上述人员对村民信用评级后,再在村里公示,交给村里群众监督。

  对贫困户的信用判断标准,为“五有两好”。即有劳动能力、有致富愿望、有贷款需求、有经营项目、有收入保障,同时遵纪守法好、信用观念好。并以综合诚信评价、家庭劳动力和人均纯收入为主要量化指标,将建档立卡贫困户划分为A、B、C三个信用等级,信用等级根据农户实际还款情况,逐年提高。

  这样的机构授信标准,将农村熟人之间的内部监督与人情支持、基层组织制度优势、经济合作组织的发展技能,与金融的杠杆放大作用完美结合在一起,挖掘出深度贫困地区的“信用金矿”。

  传统上,银行贷款首先由资产担保,其次看信用。建立信用评价体系后,银行对扶贫贷款则将农户信用评级指标放在第一位。

  “蔡川村80%多农民的信用达到了A级,成为了我们的‘信用示范村’,从2008年至今,村里没有出现过一笔不良贷款。”邮储银行宁夏分行副行长余淑兰说,我们对评级授信农户在贷款额度、贷款期限、利率和还款方式等方面给予最大优惠,现在最高等级A级可授信15万元额度,贷款期限延长到5年,贷款利率最优惠至4.35%。

  农民想发展而被资金卡脖子的现象在蔡川村得到了解决。这个曾经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上访村”如今变为小额贷款信用村,产业蓬勃发展,人均纯收入从2008年的不到2000元增长到2016年的7735元。去年底,蔡川村已实现脱贫摘帽。

  而在整个宁夏,邮储银行整村推进小额贷款已累计发放近5万笔共21.3亿元,并在贫困村中建成27个信用村。

  政府授信加快“四个捆绑”

  目前,“蔡川经验”正在西海固脱贫攻坚重点地区推广复制。一些基层干部、银行负责人认为,“蔡川经验”之所以能够成功,在于挖掘了中国农村现有的熟人资源、产业资源、组织资源,转化为金融信用资源,撬动了金融资金的投入,具有推广前景。

  在宁夏固原市,通过政府的“信用介入”,将“蔡川经验”升级完善,成为推动“造血式”扶贫的“信用催化剂”。

  固原金融扶贫机制可以概述为“一平台、一模式、一协会和一体系”。其中,“一协会”,即在每个村成立蔡川模式中的“信用协会”,对贫困户开展信用评级,由村民监督,并逐级完善。其要旨,是制度化、模式化挖掘贫困地区群众的信用资源,提高群众的守信意识。

  “一模式”,即以担保和信用的方式,对建档立卡贫困户发展产业提供小额信用贷款和贷款贴息。对扶贫产业链上的其他农业经营主体实行不贴息担保贷款。这个模式核心是围绕产业链条投放资金,组织资源,以保证产业发展,使脱贫致富快速可持续。

  “一平台”,是由地方政府整合各类资金建立“资金担保池”,按5~10倍的比例放大授信贷款。这是在群众信用评级的基础上,将政府担保信用再次授予群众,可以撬动更大资金规模。

  “一体系”即风险防控体系,由农村保险体系、风险补偿基金和监督管理体系组成。主要是减少和补偿贷款风险,其中自然灾害损失财政兜底,经营风险则由基金担保公司和银行按8∶2共同承担。这个体系通过抵补金融风险降低了资金使用成本。

  上述“四个一”机制是在“蔡川经验”基础上,将政府的财政信用,通过金融机构扩大授予贫困户,推动财政+金融+产业+扶贫联动,将政府资金与信用担保、金融杠杆、产业发展、贫困户脱贫致富捆绑在一起,凝聚成全社会一体的脱贫致富合力。

  “去年10月,我们与原州区政府、宁夏农垦集团合作,通过政府全额贴息,扶持村民养殖澳大利亚纯进口安格斯基础母牛,推动养殖业升级。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深化与当地政府的合作,担保公司、保险公司也会参与其中,共同防控金融风险。”余淑兰说,从服务单一农户到服务产业链,银行风险降下来,成本随之下降,金融精准扶贫才能走得更远。

  “即便在深度贫困地区,通过机制创新整合社会资源,依然能在贫困户身上开掘出‘信用金矿’”,赵志刚讲道,“这一经验如果能在更多贫困地区复制,能有效提高贫困地区撬动经济资源的能力。”(记者 孙波 邹欣媛 于瑶)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1594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