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房产旅游悦读西夏书画农牧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追踪大禹的宁夏足迹

2017年12月01日 11:49:58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宁夏青铜峡市引黄灌区一景 王鹏 摄

  记者史湘洲 艾福梅

  贺兰山余脉向南连绵,临黄河而现渡口。古老相传,秦王李世民曾率大军由此渡河西征,故称“秦王古渡”。渡口斜对南岸牛首山,青铜峡边,耸立着“大禹文化园”。黄河由甘肃黑山峡入宁夏,由石嘴山出宁夏入内蒙古,上中游397公里内,此是唯一留存大禹治水足迹的地方。

  相传大禹治水到此,劈山成峡,导黄河北上。夕阳西照,河水掩映峭壁,现一片青铜古色,青铜峡由此得名。黄河水由青铜峡入宁夏平原,水势平缓,淤地肥沃。秦汉唐三朝始,古人从青铜峡开渠口,引黄河水自流灌溉。宁夏平原西有贺兰山护卫,不受风沙寒流袭扰,下受黄河滋润哺育,得天独厚,成“塞上江南”美地。

  宁夏平原年均降雨量不足200毫米,在胡焕庸线以西以北,不利农耕,本是游牧之地。古人治水驯水,始蒙黄河水利,华夏民族交融共进,宁夏开始农田井然,人口蕃息,多次成为中华民族大张国势之后勤基地。宁夏全地得利于治水,故建“大禹文化园”以为纪念。

  民为邦本自强自立

  入大禹文化园,广场北首为36米高青铜色大禹立像。大禹左手执长柄耒耜,右手指向前方黄河,脚下一条长龙盘绕,象征其治水之功。

  考察世界各民族上古传说,都有大洪水的记载。应对大洪水,唯中华民族自强自立,不求神,不逃避,依靠自己的双手与智慧,别水情,识水性,最终得水利。神州九地,自古以来,由人建设,由人享有。大禹治水,是此精神之滥觞。

  历史记载,面对世界各民族共同记忆中的洪水灾害,华夏先祖先后有共工、鲧、大禹三任前仆后继。其中鲧是大禹的父亲,他以围堵方式治水九年,因不顺水情失利,被舜击杀于羽山。尔后大禹以疏导为主治水,“高者凿而通之,低者疏而宣之”,终于成功。

  去掉神话色彩,大禹治水留下一位普通人勤劳辛苦的形象。历史记载,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其时面色黧黑,股不生毛。《贾谊书》上说,“禹常昼不暇食,而夜不暇寝,方是时,忧务民也。”

  治水为除民忧、解民患、顺民意。《尚书》记载,禹说,“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此后的历朝历代,中华民族执此为宗,“民为邦本”成为共同历史中一以贯之的信念原点。

  “德惟善政,政在养民。”以后几千年,有孟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有林则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从部落共同体到民族共同体,进而到人类命运共同体,以人为本,共生存共命运。

  步入大禹文化园核心大殿,18米高大禹坐像庄严肃穆,头顶金冠。上方牌匾书“千秋仰望”,坐前两根立柱上写:“治水理民功侔三皇五帝,铸鼎安国泽被千秋万世。”对大禹治水的功劳,孔子说,“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华夏后裔对大禹的纪念也最为深广。传说中的大禹遗迹遍及豫、晋、鲁、陕、川、贵、湘、皖、苏、浙等十余省。“禹穴”有四处:四川北川禹穴,大禹降生处;浙江绍兴禹穴,大禹葬身处;湖南衡山禹穴,大禹藏书处;陕西石泉禹穴,大禹憩息处。“岣嵝碑”,又称“禹碑”或“大禹功德碑”有五六处。禹庙更是遍及全国各地。

  宁夏青铜峡也有多处大禹遗迹,史上有青铜禹迹、禹王神洞,也建有禹王庙。青铜峡境内,今日仍有民谣流传:“禹练十年功,铸斧开青铜。金牛镇峡口,斩龙保年丰。”

  大禹之后,宁夏为民谋水利者多青史留名。如修艾山渠开发宁夏的功臣、薄骨律镇镇将刁雍;疏通古渠道的元代水利专家郭守敬;近至清末维新人士王树楠,也留下复活古渠、兴修水利的功绩,为后人感怀。

  认识利用自然规律并用自己的双手建设家园,安居生息,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脉所系。

  共生共融命运一体

  大禹治水成功、南击三苗后,分天下为九州,铸九鼎,建立夏朝,中华民族进入一体发展时代。华夏各部落融为一体,自此无论死生契阔,历五千年始终共融共生。

  《吕氏春秋》记载,大禹治水时,华夏土地上“奄有万国”。这时的“国”指部落、氏族。大禹之前,以三皇纪有功:演八卦,建立夫妻婚配模式,摆脱群婚,是为人文初祖伏羲氏;发明钻木取火,熟食去病,使人别于禽兽,是为燧人氏;神农氏则教民耕稼,由游牧文明转为农耕文明,人文得以积累。当此时,华夏大地上各部落各不相属,部落文明散落多元。

  尧舜之时,道德治国,不重制度。大洪水威胁到众部族生存,万国各展其长,合力治水,生死存亡之际,战胜洪水成为民族融合的契机。大禹治水后,中华文明凝聚一体,共同进步,中华民族自此开天辟地。

  自大禹始,建立了以诸夏民族为主体、容纳吸收夷夏各部共同创立的以中央集权为特征的夏王朝,开创了统一的王朝制度。包括分天下为九州,以国为姓分封诸侯;建立政治军事制度,设立六卿六军等职官;制定刑罚,统一法令;土地国有,按各地土地情况设立贡赋;颁布夏历,统一度量衡;营造都城,建城设壕;改革殡葬,重视祭祀;等等。大禹治水,可谓中华文明之根。融合一体战胜灾害抵御外侮,求生存谋发展,这是中华民族“大一统”基因的深层逻辑。

  夏王朝建立,促进了部落间交流与发展。大禹与后稷同一年代,“(禹)令益予众庶稻,可种卑湿。命后稷予众庶难得之食。食少,调有余相给,以均诸侯。”一方面救济灾民,一方面组织农业生产,提倡种植水稻。在先秦时期人们的心目中,禹和后稷同为农耕的始祖。禹征三苗后,帮助三苗根治水患,使这里成为富足的鱼米之乡,苗民从此真心归顺。

  自禹以后,治水成为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条独特主线,治水方能安邦。历朝历代以治水保证民众生存,也促进了部落、民族间的交流融合。纵观宁夏平原开发和发展历史,亦莫能外。

  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张伟兵言,黄河千里,第一个得其水利、形成典型黄河文明的是宁夏平原。历代对宁夏引黄古灌区的开发,促进了多民族间经济文化的交流,实现了多民族的大聚居、大融合。

  张伟兵引唐朝为例,当时宁夏平原北部灌区成为军队集中地,宁夏平原成为安置各归顺部落的多民族聚居区。如贞观初年安置突厥降户于中部他楼城;高宗时,安置西突厥部众于盐州;咸亨时吐谷浑部数千帐迁入,置安乐州;由河西走廊迁入沙陀部3万余人,从西部迁入党项、吐蕃等。还特置7个羁縻州、府,安置内迁的各少数民族。宁夏平原一时“种落愈繁”,人口激增。

  历史上,当中原强大,国势扩张时,宁夏平原人口丰庶,开发充分;一旦中原弱小,这里的农耕文明即屡有倾废,即便曾经一时强大割据一方,也难有后续。

  银川古称“塞上江南”,非指气候物产,只因中原移民居此处,风俗类似江南而得名。农耕文明生存于游牧之地,背后需要强大的人力、技术等资源支持。这个支持,自大禹治水混一华夏开始,或显或隐。今日则开枝散叶,无处不在。

  行走于今日之宁夏平原,贺兰山麓,六盘山下,现代工业崛起,设施农业兴盛,城市繁华光明,人民群众渐入富庶,携手共同奔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道上。

  开拓创新民族复兴

  史载,大禹曾遇到处士东里槐,东里槐认为大禹改变了尧舜的治理办法,比如尧舜均贵德,而禹推崇功劳等。而后世观察,正是大禹开拓创新之功,才得以广采众长,消除水患,使各个部落安居生息。

  纵观中华文明五千年历史,融合创新,去粗取精,以开放心态接纳消化一切有利于中华民族生存繁荣的营养,累世递进,是中华文明传承不绝,屡屡兴盛的要义。

  以宁夏引黄渠道而论,秦汉唐三世,渠口均在青铜峡,而引水位置则随水势变化调整。从技术上看,汉代“激河浚渠”、北魏灌溉制度、西夏卷埽技术、元代控水闸堰、明代石闸“水则”、清代“封”“俵”轮灌等技术,无不承载着古人可持续性灌溉的智慧,几千年不断完善,迭代至今。

  至于今世,现代大工业技术引进,让黄河水对宁夏的滋润最极深广。1958年,以灌溉与发电为主,兼有防洪、防凌和工业用水等效益的青铜峡水电站开工建设,这个水利枢纽工程布置了三大灌溉渠道:秦汉渠、唐徕渠、东高干渠,黄河水由现代技术提引,经古今渠系流向宁夏北部各县市,农业灌溉面积由历史上的百万亩,提高到800多万亩。古老精神、历代经验与现代技术完美融合为一体。

  水电站提升了青铜峡境内黄河水位,禹迹不显。为纪念大禹,2013年,宁夏开工建设大禹文化园。同时兴建了黄河楼、黄河坛等。大禹文化、黄河文明、中华文明一脉相承的施设渐具雏形。

  悠久厚重的引黄灌溉治水实践,演绎、承载着宁夏历史发展的进程。2016年10月,宁夏启动引黄古灌区申报世界灌溉工程遗产。2017年10月1日,在墨西哥召开的国际灌排委执行理事会上,宁夏引黄古灌区被正式授予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文明血脉,历久弥新。黄河水利,也于今日发挥至极致。人民安居,百业繁兴。宁夏人民,深广地受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伟大实践,同样将延续五千年文脉,勇猛投身于共筑中国梦的伟大征程。

[责任编辑: 郭菲菲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71122042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