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旅游悦读书画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桃花源里可耕田

2020年08月02日 09:16:20 来源: 宁夏日报

桃花源里可耕田

——聆听宁夏最后一个贫困县的脱贫潮音

  北山之巅,登高远眺,梯田叠翠,绿意纵横。县城方向,路网交织,高楼林立,月亮山与葫芦河相互依偎,青山如黛,碧水盈盈——这是崭新的西吉,是我们未曾见过的视角。

  去往西吉的路上,山路盘旋如蛇。曾经,这座县城也如脚下这条曲折往复的山路一般,蛰伏在贫困的山坳里寂寂无闻,最终努力攀爬、跃上山顶,见证世界的辽阔与非凡。

  西北壮阔。漫山的草木,仿佛一条时光凝滞的绿色的河。无数散落在大山里的村庄,各自深藏着一本厚重的脱贫故事,等待花开的时节说与人听……

  (一)

  今年2月,国务院扶贫办通报全国仅剩的52个未脱贫县区名单,西吉县名列其中。

  作为宁夏唯一一个未脱贫摘帽的贫困县,西吉从未收获如此多的关注目光,这些目光里,有期待,有希冀,也有疑虑:曾经的西海固,贫穷是一片凝固的海,全面小康渐行渐近,尚有4340名贫困人口的西吉如何撼动山海?

  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润儿对西吉县挂牌督战,多次实地调研,要求保持尽锐决战的昂扬斗志,坚定信心、扎实工作,拿出‘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魄,啃下‘硬骨头’、拔掉‘山中寨’,攻克贫困的最后堡垒,在决胜之年交出合格答卷。

  这片曾经沉淀历史,凝固炽热的红色土地,留下了毛主席夜宿单家集、红军长征胜利会师的动人画面,也传承着接续奋斗、不断攀登的红色基因。

  怀揣“一个也不能少”的夙愿,向着全面小康的目标奋进。巍巍六盘,长征时期曾见证过红军战士“万里跃进”的历史雄姿,如今又见证一场西海固人民波澜壮阔的“反贫困”决胜之战!

  (二)

  与西海固的生态治理一样,脱贫工作也传承“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的精神脉动。

  多年来,关于贫困的“歼灭战”大大小小打了无数场,网格过、梳子梳、细箩筛,山山水水、村村落落已经被一遍又一遍多次细密梳理,面上的贫困问题基本解决,只剩下一些零星遗落的“点”。

  “全面小康,一个都不能落下。”今年年初,西吉县驻村第一书记、包村干部、村组干部组成5900人的“访贫问苦”团,全面下沉到237个贫困村、58个非贫困村和8个社区,查损补失、查漏补缺、查短补齐、查弱补强,“一户一户看、一人一人访,一个问题都不放过。”

  干部沉下去,问题筛上来。通过层层过筛子,共收集到17619个具体问题,涉及房的问题、水的问题、路的问题、贷款的问题、就业的问题……

  问题筛上来,整改跟下去。按照“缺什么补什么”原则,实行一户一档、一人一策,措施见人见事,帮扶到人到户。

  整改跟上去,效果显出来。转眼3个多月过去,17619个问题已整改到位、全部清零。

  这两天,火石寨乡石山村村民杨清明家的新房即将竣工,杨清明跟婆姨商量着搬新家。今年3月,村干部在入户排查时发现杨清明家住房不安全。乡上迅速启动申请程序,4月初新房开始动工,70平方米的房子,花费7万元,政府补助1.5万元。

  火石寨乡石山村黄永福妻子常年患病,不能外出务工,村里将他“聘”为保洁员,每月600元的工资。偏城乡高崖村村民田金亮,因孩子患有重病,为了稳定他家的收入,村里将其“聘”为生态护林员,每年可以拿到1万元的“工资”。

  如同没站稳跟脚的幼苗,刚从贫困中拔出脚跟的群众脱贫基础还不稳固,一场风雨,重归飘摇。针对这些群众的现状,新增公益性岗位、生态护林员和农村社会化服务岗位,优先向他们倾斜。

  2个月前,将台堡镇明星村党支部书记苏占福和黄河农村商业银行信贷员上门,给村里的养牛户马海国办贷款,不到一个小时,20万元就到账了。马海国笑着说:“这是自己最富有的一次。”

  之前,最多能贷款5万元,资金有限,放不开手脚,现在对贫困户的贷款政策放宽了,他决定干个“大的”——拿到贷款后,马海国买了7头西门塔尔牛,花掉了11万元,剩余的钱,他计划买进50只小尾寒羊,把羊群扩展到80只以上。

  “这20万元,还起来没啥问题吧?”

  “没嘛哒,肯定能还上。”马海国算了一笔账:贷款期限是3年,现在圈里有16头牛,每年能收入5万元;羊按80头算,一年至少能收入8万元,3年收入39万元,“还贷款没问题,自己还能净赚十来万元”。

  (三)

  黄土高坡,沟壑纵横,几缕尘埃,几棵光枝,摇曳在岁月的轮回里。

  很多年来,龙王坝村都是大山深处的一个穷村子。颠簸的土路,连年的干旱,高山的阻隔,让这个村庄在贫困中挣扎。

  从2013年起,龙王坝村依托自然资源发展乡村旅游。一年后,拿下“全国最美休闲村庄”的招牌,农村变景区、农户变导游、民房变客房,2019年接待游客超过20万人次,户均增收1.7万元。

  “从前卖货隔座山,现在只要连根线。”红耀乡小庄村党支部书记熊志忠说。7月21日,村里的农业合作社刚刚卖掉库存的20多吨土豆。“新土豆马上就下来了,村里的贮藏窖很快又能填满。”小庄村保持着宁夏马铃薯单产的最高纪录,亩产达6246.9公斤,依靠马铃薯产业,贫困户户均增收1万元以上。

  “现在的政策太好了,种地养殖有补助,只要肯干,好光阴一定会有的。”2014年,高崖村村民杨占全被确定为建档立卡户,2018年靠养牛脱了贫。一周前,他刚卖了3头牛,收入4.5万元,如今圈里还有大小14头牛,其中3头有孕在身,就快生小牛了。

  从种土豆、养牛羊到乡村游,再到“种、养、产、加、销”全程生态循环产业,如今的西吉,正在改变“土里刨食”的传统发展路径,摆脱从种养环节入手的陈旧模式,转而从加工端、市场端发力,用工业化理念谋划农业,把农业的出路放在与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接二连三”上,把贫困人口附着在产业链条上。

  山涧清澈,屋舍俨然,田畴阡陌,一派夏日的葱茏与奔忙。时光疾行,天地焕然,记忆里“异常贫困、异常难忘”的日子正在远去,成为一个时代的印记。

  (四)

  活了大半辈子的袁宝成没想到,自己大字不识一个,竟然能捧回“脱贫光荣户”的奖牌。

  2019年2月,硝河乡新庄村村民袁宝成到县政府礼堂参加脱贫攻坚表彰大会,跟其他村的30多个农民一起接受表彰,袁宝成身披绶带、胸戴红花,从县领导手里接过了烫金的大红奖牌。

  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袁宝成喜滋滋地回了家。半生风雨在这个53岁的农民脸上刻下道道沧桑,那一刻,体验到尊严与荣光的袁宝成,脸上焕发出从未有过的自信光芒。

  2018年12月,袁宝成曾被村上评为脱贫光荣户。现在2个脱贫光荣户的奖牌并排摆放在堂屋最醒目的位置,每天被擦得油光锃亮。袁宝成说:“看到这两张奖牌,内心有一种骄傲,只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努力,一定能脱贫致富。”

  绿浪翻滚的玉米,膘肥背圆的肉牛,挥汗劳作的农民,一个个山梁沟峁里,成千上万个“袁宝成”的命运被改写,家家户户都是脱贫光荣户——

  单北村的养牛大户苏刚,贩了2年牛,开上了50多万元的宝马车;

  红耀乡小庄村的农民权振堂,家里种了40多亩土豆,年收入七八万元,去年首付17万元在银川市西夏区买了一套房子;

  马莲乡张堡塬村贫困户苏志录身患哮喘和心脏病,2年前贷款养牛,从最初的3头到如今的17头,日子慢慢从凄苦中度过。苏志录说:“过去以为穷日子生了根,现在看,穷根也能拔起来。”

  6月21日,西吉县发布剩余100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公告,经过自评自验、复查复审,包括张堡塬村在内的100个村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以内。

  名单上,100个村庄逐一亮相,张武村、杨岔村、白台村、高崖村……一个个村名像极了一起携手奔小康的乡亲们。

  从崎岖山路到柏油马路,道路一点点变化;从土豆杂粮到不愁吃穿,生活一点点变化;从苦不堪言到喜上眉梢,精神一点点变化。2014年,西吉县的贫困发生率依然高达34%,短短5年,数字如同“坐滑梯”一般下降至0.95%。与之相对的,是农民人均收入的一路走高,从2014年的6222元跃升到2019年的10416元,年均增长10.8%。

  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

  夕阳在葫芦河上缓缓沉落,晚霞漫天,穷日子不再像以前一样跟人玩“捉迷藏”,而是与昨日的夕阳一道沉入河底。

  贫困,再见,再也不见!(记者 李东梅 李卫东)

[责任编辑: 张洁龙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41126314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