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旅游悦读书画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黄河“追冰人”:冰不“放假”我不休

2021年02月11日 08:51:16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银川2月10日电 题:黄河“追冰人”:冰不“放假”我不休

  新华社记者马丽娟

  春节将至,当人们放松心情,准备过节时,李振宇和他的队友们仍然心弦紧绷。

  随着气温逐渐回升,黄河宁夏段冰封的河面解冻加速。循着黄河岸边走,只见透明的冰块被河水裹挟着向下游涌去,平日因泥沙而浑浊的河水呈现出清澈的淡青色,如此美景之下却潜伏着危险——凌汛。

李振宇(左)和张成在黄河上巡测(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李振宇是宁夏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石嘴山分局巡测队的队员,黄河开河后他和队友们每天追着冰跑。“冰化到哪里,我们追到哪里,今年开河提前了,这几天升温快,一日开河十几公里,要及时追踪冰的位置。”李振宇说。

  凌汛是黄河最难防守的灾害之一。黄河在宁夏境内为南北走向,从低纬度地区流向高纬度地区,极易在冬春封冻、开河之际发生凌汛。石嘴山市在宁夏地理位置最北,黄河石嘴山段长108公里,是宁夏防凌的重中之重。

李振宇(左)和张成在黄河上巡测(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开河时上游先解冻,但下游还冰封着,河槽蓄水、上游来水及消冰融水向下游汇流,很容易形成冰塞、冰坝,造成凌洪灾害,淹没周边农田和水利设施等。”宁夏水文水资源监测预警中心石嘴山分局工作人员马军说,宁夏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凌汛灾害。

  马军告诉记者,冰坝形成位置难预测,且冰水齐下比普通洪水破坏力更强,中国自古就有“伏汛好抢,凌汛难防”的说法。巡测队员们就像凌情“侦察兵”,沿河追踪,排查险工段、桥梁、弯道等重点位置的凌情信息,以及时发出预测预报,为相关部门防凌减灾决策提供准确数据,保护沿黄地区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李振宇(右)和张成在测量黄河冰层厚度(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下午4点,李振宇和队友两人一组,穿着救生衣、带着望远镜等工具沿河巡测,108公里共有16个巡测点,每个点都要记录开河距离和水位高度。河边风大,湿度也大,一会儿寒气吹透了棉衣。“比封河期好多了,封河巡测从早上6点开始,一下车冻得像没穿衣服似的。”李振宇说。

  “现在巡测工作量比过去减轻了许多。”从事30多年水文工作的李振宇还记得,过去只能蹬着自行车巡测、打电话上报信息,一出门就是十几天。而现在,随着水文信息化建设,宁夏在黄河干流建设了48处水情工情监测设施,凌情监测也升级为视频监测为主、人工巡测为辅。

张成在查看冰尺数据(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即使这样,巡测队的队员们没有放松警惕。李振宇说,这几年河床改道,一些河段处于视频监测盲区,而且今年凌汛期黄河流量大,最近每天都在700立方米每秒左右,要格外注意。

  黄河凌汛期间,每天早晨8点半之前上报流凌密度、冰面厚度、水位高度等相关凌情数据,是巡测队一项雷打不动的工作。数据经过三次核对后,将上报宁夏水利厅等相关部门,“一分一厘都不能差”。

李振宇通过视频监控查看凌情(1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冯开华 摄

  无论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巡测队每天都有人值班,除了监测黄河,还要监测每日蒸发量、降雨量等。“我们放假了,水是不会放假的,所以得坚持在现场,第一时间获取信息。”巡测队队员张成说。

  李振宇在黄河边长大,年复一年注视着母亲河冰封又解冻,日复一日记录河流的“胖瘦”变化,他对“水文人”的身份有着别样的感情。

  “中国人从古代就开始观测黄河,我个人的工作或许微不足道,但一代代水文人跨越千年的接力记录,将为后人研究黄河、认识黄河提供历史的注脚。”(完)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709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