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键分享

主打稿

2020年3月24日

新华网银川3月24日电 题:金凤区:建立社区治理新模式 打通基层治理“最后100米”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在这场人民战争中,众多社区基层工作者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成为遏制疫情蔓延的“主心骨”。

作为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核心区,金凤区在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取得了连续50天无新增的阶段性成效,当地基层治理,特别是社区治理工作在此过程中凸显了重要作用。为此,新华网专访了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请他为大家介绍金凤区在基层治理方面的创新做法,以及在本次疫情防控中基层治理发挥的积极效果。

推动社区从“行政末端”向“治理枢纽”转变

新华网:“社区管理要精细”,请问李书记,金凤区在社区管理方面,如何把工作做严、做细、做实,构建良好的基层治理局面?

李全才:金凤区现辖5个街道、48个社区、449个居民小区。为做到精细化管理,我们将辖区划分为400个社区网格,设立了20个社区警务室、2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服务常住人口27.9万户56.7万人。辖区共有社区工作者(网格员)448名,其中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兼职网格员382名,专职网格员66名;社区民警(辅警)48名,社区医疗卫生人员438名。

2019年底,按照银川市委、政府要求,金凤区对辖区48个社区党支部开展规范化建设,设立社区党委22个,组建居民小区党支部47个,进一步加强党对城市社区工作的领导,推动社区从“行政末端”向“治理枢纽”转变,有效构建起区域统筹、条块协同、上下联动、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慰问火车站卡点工作人员

此外,金凤区在过去基层治理的基础上,以枫林湾、未来城、居安家园、新海家园二期等4个不同类型的小区为试点,启动了创新完善城市小区治理体系试点改革,着手建立“一核三联四化”社区治理新模式,缩小社会治理单元,把治理重心倾斜至社区,把基层党组织建立在小区,把服务力量下沉到居民家门口,打造群众幸福生活共同体。

社区治理还存在社会资源整合不够等突出问题

新华网:结合此次金凤区疫情防控工作,您觉得当前基层治理尤其是社区治理方面,还存在哪些短板?

李全才:面对这次疫情“大考”,结合金凤区的工作实际,以及国内其他地区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我觉得当前社区治理主要存在以下六个方面问题。

首先,在街道社区设置方面还存在不合理性。以金凤区为例,长城中路街道所辖社区数和居民户数、人数,分别是北京中路街道的2.3倍、6.7倍、4.2倍,常住人口10万户、近20万人。辖区5000户以上的社区居委会有29个,占总社区数的60%,远远超过“辐射3000户左右居民为标准设立1个社区”的要求。其中,长城中路街道五里水乡社区辖12640户35340人,达到北京中路街道人口规模的77%左右。部分街道、社区服务人口较多,服务人员严重缺失,直接导致基层治理压力骤增,难以做到统筹兼顾。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遍访包抓居家隔离人员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到未来城小区调研基层治理工作

在基层管理方面,我们发现,社区工作者、网格员,医疗卫生、社区民警等公共服务人员配备严重不足,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量均达到或超过核定标准的2倍以上,“小马拉大车”的现象比较普遍。

以金凤区社区网格员为例,按照银川市《关于推进社区工作者队伍职业化建设的实施意见(试行)》要求,每300—500户配备1名社区网格员,辖区应配备网格员516—860名,但实际配备448名,专职网格员仅有66名。同时,专职力量严重短缺,按照自治区相关规定,每万人应当至少配置警力2-3人(含辅警)、医护人员8-10人、疾控工作人员1.75人,但辖区实际每万人配置警力0.8人、医护人员7.7人、疾控工作人员0.6人,尤其在疫情防控期间,专职人员均“超负荷”工作,长期疲劳作战。

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还了解到,目前辖区社区居委会和小区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三者之间的关系仍未理顺,联防联控机制没有完全建立,缺乏参与治理的一致性、协同性和有效性。居民委员会、业主委员会和小区物业公司作为小区治理的主体,分别从社区治理、自治治理和专业治理的角度,共同对居民小区进行管理。但在实际工作中,存在社区居委会心有余而力不足,小区物业公司配合不够但社区无权限处置,业主委员会对社区工作支持不够等问题。

此外,社区治理还存在智慧城市尚未完全布局、社会资源整合不够、应急处置机制不健全等突出问题。

比如,此次疫情防控中,辖区充分发挥“智慧金凤”社会治理综合平台作用,在构建视频监控网、信息呼转中心等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未来城等小区、保险大厦等楼宇通过人脸识别、红外测温等技防手段,有效提高了进出人员检测登记效率,极大减轻了工作人员负担。但是,目前智慧城市建设仍处于初步阶段,社区治理数据中心尚未建设,无法实现对各类群体的精准识别和上下之间数据互联互通,导致疫情期间只能用最原始的“人海战术”进行摸排管控,极大增加了管控成本。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到枕水花园小区开展志愿服务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督导新一轮”大起底“工作

在社区管理工作中,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志愿者团队以及各类自治组织、企业界人士等,都是对社区治理短板弱项的极大补充。但苦于缺乏互相沟通的桥梁纽带,以社区为平台、社会组织为载体、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为支撑的“三社联动”机制牵引不足,造成辖区社会组织作用未能充分发挥,尤其是对民营医疗机构等社会资源整合不够,潜力未能充分释放。目前仅通过机关干部下沉社区、志愿服务等方式,开展政策宣传、便民服务、环境卫生整治等工作,对居民的专业化、个性化服务保障力度还不够。

在应急处置方面,目前大多数社区自身在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等领域应急体系建设方面原本就是空白,人员配备、物资储备、设施更替、技术研发等均存在较大短板,导致社区工作者面对疫情等突发应急事件时,缺乏统筹规范的应对指导。比如,此次疫情防控中,应急物资保障工作存在储备不够、调配不及时不准确等问题,这种情况在疫情前期尤为明显。

着手建立“一核三联四化”社区治理新模式

新华网:基层治理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试验和总结的过程。请问李书记,未来金凤区将如何进一步创新和完善城市小区治理体系?

李全才:正如最开始所介绍的,金凤区今年已经启动了基层社区治理试点工作,未来我们将继续着手建立“一核三联四化”社区治理新模式,打通基层治理的“最后100米”。

首先是突出“一核”引领作用。

“一核”即坚持党的领导核心作用,完善“街道党工委—社区党委—小区党支部”三级组织体系,整合社区网格员、楼长单元长、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社会组织、下沉机关干部中的党员力量,建立以小区党支部为核心的小区治理共同体,让小区党组织有责有权有资源。

建立党员“进小区双公示”制度,通过正向激励和反向监督,推动直管党员、在职党员到小区报到,亮身份、比奉献,并根据报到服务情况进行星级评定,评定结果作为干部评先树优、选拔任用的重要依据。

以党心聚民心,深挖小区资源和各类人才,建立“最美小区”评选制度,引导建立小区治理“四张网”,即以“15分钟生活圈”为载体,优化便民服务网;用好楼栋单元长,织密矛盾排查网;建立金凤卫士警民联防队,织牢小区安全网;倡树“和谐小区一家亲”,织紧邻里亲情网。

其次是突出“三联”聚力作用。

创设“党支部+物业+业委会”的居民小区“三方联管”机制。在建立党支部的居民小区,以临近若干楼栋为单位,整合各楼栋力量,创设组织触角全覆盖的“联合楼栋”党小组,每个“联合楼栋”党小组至少设立1个党员中心户,依托党员中心户开展党小组内的学习、议事活动。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调研督导小区疫情防控工作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调研督导学校疫情防控工作

建立物业公司责任清单,将业主满意度、小区党支部评价作为重要依据纳入物业服务质量考核,推动社区服务更加精准化精细化。

把好业委会选举“三权”“三关”,即人选建议权、结构建议权和资格审查权,候选人的资格关、选举过程的组织关和选举结果的公示关,将热心小区事业和居民服务的业主选出来、用起来,搭建小区党支部、物业公司与业主之间的密切纽带。

创设依托社区民主协商的共建议事联席会,广泛吸纳驻社区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志愿者团体、自治组织等各界力量,构建具有4种主要职能的“小区治理服务协作体”,即党建联抓、资源共享,小区大事共治;治安联防、综治共管,小区平安共担;服务联建、公益共办,小区环境共护;文体联搞、文明共树,小区喜事共乐。

突出“四化”驱动作用。

一是推动治理主体社会化。通过发动社会组织、志愿团队、党员居民代表、楼栋长,依托大数据手段,多管齐下收集居民需求信息,针对性、精准化提供服务。以政府购买服务为牵引,撬动“三社联动”聚合作用,引导社会力量向社区、小区转移,用专业化的服务满足居民个性化需求。推广“板凳会”、楼院议事等一系列城乡社区民主协商成果,提升社区居民议事水平,努力激发社区自治活力和潜力。

二是推动治理单元精细化。建立治理单元动态调整机制,报请自治区民政厅批准,成立贺兰山中路办事处,优化北京中路、黄河东路、长城中路街道区划布局;调整五里水乡社区,重组银啤苑、金家巷特大社区区划,新增6个社区233个网格;增加政府投入,引导公共服务向社区、小区下沉,优化配置社区卫生、养老、教育、文化、法律、警务等站点,适当增加基层公共服务人员待遇,满足城市化进程和群众需求。

三是推动治理载体智慧化。将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技术应用到技术防控、信息采集、居家生活等小区治理各方面。建设金凤区基础资源共享库,结合前期掌握及疫情期间大起底信息,对治理单元内的房屋、人口、设施、商铺、公共场所等各类信息,进行全面采集、定时维护、动态掌握,通过数据研判分析,为社区治理及应对突发事件提供精准决策服务;建设金凤区社区数字化治理平台,加强与智慧银川、智慧金凤平台数据信息互联互通,推广应用金凤e家APP,依托基础资源共享库,做到反映问题和各类诉求及时处置,为企业、群众及社会组织提供“一网式”便民生产生活服务,打造数据驱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共创分享的智能化小区治理新模式。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调研居家隔离人员生活保障情况

金凤区委书记李全才到社区警务室调研基层治理工作

四是推动治理模式法治化。启动编制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小区治理单元三个“权力清单”,解决机构臃肿与基层力量匮乏矛盾,厘清社区服务与小区自治的关系,为治理主体留白空间。深化“1+X+N”社区警务模式,着力打造“枫桥式”派出所和警务室,扎实推进社区警务纵深发展。发挥基层在矛盾纠纷调处方面的优势,以通俗的宣传语言、便捷的新媒体信息化宣传形式以及常态化、趣味化的社区活动,努力在社区群众中间培植法治文化,以法治的力量加快推进社区治理改革进程。

建立分区分级分类管控机制

新华网:请问李书记,您对社区治理还有什么建议?

李全才:我认为,在加强社区治理方面,首先要抓顶层设计。针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与当前治理形势契合度不高问题,及时进行迭代升级,区分传染速度、城市规模、季节特征、人员流动等各方面因素,建立分区分级分类管控机制,每年根据新形势新变化进行修订调整。同时,针对当前基层街道、社区区划不合理问题,从自治区层面出台政策规定,对社区管辖人口进行明确要求,并建立区划动态调整审批机制,根据服务人口和工作量,选优配齐社区工作者、公安民警、医护及疾控等工作人员,在基层编制短缺的情况下,可探索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确保社区工作力量达到或超过上级要求标准。

其次要抓基层保障。针对当前基层社区自治组织保障不健全以及资源不足的问题,进一步建立健全社区自治相关立法,加快修订社区治理的配套法规,明确划定社区自治的权限范围、运行程序及评价体系,有效管理基层社区自治各项事务。同时,以此为契机,进一步理顺社区居委会、业主委员会、小区物业公司三者之间的权责和关系,更加突出社区治理、公共服务、优化营商环境、维护和谐稳定等职能,推动小区业主委员会、物业公司各自归位、各司其职,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协同做好社区治理各项工作。

第三是做好试点改革工作。金凤区以“智慧金凤”社会治理综合平台为中心,在社区治理及服务方面积极探索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同时以此次疫情防控为契机,启动了创新完善城市小区治理体系试点改革。建议自治区选定一些社区为治理改革试点,在政策、资金、权限等各方面予以倾斜,推动权力下放、资源下沉、重心下移,特别是在社区数字化治理平台方面,争取纳入国家抗疫扶持资金项目库,便于基层先闯先试,为区市探索总结成功经验后进行全面推广。同时,建议协调区市相关职能部门及银川智慧城市指挥平台,开放权限内的信息数据,充实社区数字化治理平台基础资源共享库,为基层智慧化、精细化、精准化治理服务提供数据支撑。(完)

———— 全文 ————

———— 收起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